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邪王缠宠:逆天二小姐

正文   第1章 破灭,前世仇(1)

书名:邪王缠宠:逆天二小姐   作者:花茶  本章字数:2226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1日 07:00

  大景朝文德元年,正月十六,新帝大婚。

  文德,是刚刚登基的皇帝慕容信不久前新定的年号,寓意为,文成武德。

  这还是宁安澜从每日给她送饭的那两个婆子口中听到的。

  呵!文德么?

  她初次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只觉得无比可笑,那个欺骗了她许久的一国之君,当真配得上这个德字吗?

  新帝大婚,皇宫中自是一派喜气洋洋,偌大的皇宫,入眼之处,满目皆红,只除了她所在的这处院子,荒凉破败,倒似与整个皇宫格格不入。

  从前,她还是太子妃的时候,也曾听说过冷宫,当年只道,冷宫大概是略微偏僻一些的宫殿罢了,那些不受宠的嫔妃们即便有一日失了君恩被贬斥到这里,也不过是伺候的下人们少一些,所能穿的绫罗绸缎也少一些的地方。

  只是如今,当她真的到了这里的时候,才知道,冷宫竟是这样一个让人生不出半分活下去的希望的地方。

  呵!也算是为难慕容信了,竟能为她找出这样一个地方来。

  昏昏沉沉中,她好似听到一声熟悉的猫叫,宁安澜一个机灵,猛地睁开眼睛,是雪团!

  雪团是当年父亲送给她的,因为毛色雪白,所以她唤它雪团。

  也不知当年父亲是怎么得到它的,它并不是一只普通的猫,反而能窥探人的心事,所以,这许多年来,她待它一直都是像待自己的亲人一般,也时时刻刻都将它留在自己的身边。

  直到,那一次,慕容信说,他小时候曾经被猫抓伤,所以不喜欢她身边有猫。

  当时,她毫不犹豫的,就将雪团送回了将军府。

  对了,将军府!

  雪团不是在将军府吗?

  这里可是深宫,她怎么可能听到它的声音!

  宁安澜打量四周,果然没有看到雪团的影子,也再未听到半丝雪团的声音。

  她已经接连几日未曾进食,当下寻不到雪团,眼皮就又沉重的抬不起来,当下就要再次昏了过去。

  恰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两个婆子匆忙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咱们得快些,过一会儿主子来了耽搁了就不好了。”一个婆子催促着。

  “知道了知道了!”另个婆子急急回道。

  话音方落,哐当的声音,房门就被推了开来。

  宁安澜懒得理会她们,顾自闭着眼睛。

  同往日一般,碗碟摔在地上的声音响起,熟悉的馊味很快就传到了宁安澜鼻尖。

  即便是这样的味道,但她实在是太饿了,却不料,睁开眼睛,此次的饭菜里竟然还加了荤,是一条还在蠕动着粘连着些粘液的绿色肉虫。

  罢了,她倒是宁可饿死,宁安澜一抹苦笑,准备阖眼再次休息。

  于她而言,就这样睡过去,也好。

  而出乎意料的,这一次,那两个婆子竟然没有直接离开,反而是动手动脚,丝毫不留情面的,开始扒她身上的衣服。

  疑惑之余,宁安澜自是想要反抗的,奈何,她中了慕容信的毒,除了能够喘气,浑身上下就连多余的一丝气力都没有。

  外面天寒地冻,她身上的衣服却也不过几个破布条,轻而易举的,很快就被两个婆子扒了个精光。

  她瑟缩着身体,有些发抖,下一瞬,两个婆子竟又不知从何处拿过来一件藕粉的新衣胡乱的往她身上套着。

  “今天皇上和娘娘大婚,娘娘心善,才赐你这件衣衫,要我说呀,这样的衣衫,送到这等地方,当真是可惜了的……”

  一句话的功夫,那两婆子便给宁安澜套好了衣衫,略微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起身匆匆就要离开。

  宁安澜一怔,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喉间晦涩的挤出一丝声音来,“大,大婚?”

  不知是她的声音太小,还是那两个婆子根本就不屑理她,这一次她们走了,竟然连门都没关。

  外面的冷风拍打着纸片似的破败的门,一阵阵的寒气涌了进来,直直的冷到了她的心窝里。

  大婚!他竟然真的跟别的女人大婚了!

  她想哭,却又觉得眼睛干涩的疼痛,自她入冷宫那日起,她便知道,她看错了他,可现在,为何,她依旧如此心痛?

  忽地,她呕出一口血来,洒在那嗖了的饭菜上,此时此刻,她莫名的,觉得无比恶心。

  忽然,眼前一道白光闪过。

  宁安澜还没反应过来,喵的一声,怀中已经多了一团雪白的柔软。

  是雪团!

  刚刚她没听错,竟真的是雪团!

  抑制不住的,宁安澜眼角流下滚烫的泪水,滴落在雪团白色的绒毛上,很快消失不见。

  雪团似乎也思念主人许久,冰蓝的眼睛定定的注视着眼前形容凄惨的女子身上,一边似在打量着她,一边又不停的喵喵的叫。

  夹杂着吹进来的寒冽的冷风,雪团的叫声似乎极为凄惨一般,不到片刻,一双瞳里竟也流下了泪水。

  破落不堪的殿中,一人一猫就这样相互依偎着,宁安澜却并未注意到,她怀中的小小身躯正在渐渐的变得冰凉。

  “哈哈,宁安澜啊宁安澜,今天可是本宫和皇上大婚的日子,你就这样抱着一具猫的尸体,实在是,有失体统呢!”

  忽然,一个刺耳的声音传来,宁安澜缓缓睁开眼睛,看向面前的女子。

  竟然是她?

  苏太后的养女,苏曼舞,原来,她便是和今日慕容言大婚的女人么?

  一身刺眼的正红的皇后吉服,头戴凤冠,大概,便是她了,原来,一直以来,她才是慕容信真正爱的人啊。

  那自己呢?

  想起来自己和慕容信过往的种种,宁安澜讽然一笑,她,还真是蠢呢!

  只不过,这个女人刚才说什么?

  猫的尸体?

  一瞬间,宁安澜瞳孔紧缩,面上一阵不敢相信,雪团,怎么会!

  苏曼舞似乎极其享受面前这个女人现在这副神情似的,再次放声大笑了起来。

  她此刻看着她的模样,竟像在看一只滑稽的猴子。

  不,不对,她怎么能是猴子呢!

  她可是大景朝定北将军的女儿,先皇钦封的安澜公主,对了,还是曾经太子妃呢!

  这样身份的女人,如今就这样匍匐在她的脚下,抱着一只死猫?

  苏曼舞忍不住唇边的得意,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怎么样,本宫送你的衣衫,你可还喜欢?”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