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齐少,宠妻至上

正文   第1章 你可知道我是谁

书名:齐少,宠妻至上   作者:玉楼  本章字数:2892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30日 22:36

“衣服脱了,躺倒,裤腰带解开。”

本应该乱哄哄的急诊室中,此刻却是绝对的寂静,一个清凉凉的女声悠悠响起,仿佛冰天雪地中的一朵冰莲,悠然开在了料峭寒风中。

齐宸渊冷冷一笑,望着眼前这个大言不惭的孤傲女人,对着陶舒予邪魅一笑,剑眉入鬓,眼眸如星。

可是脸色却很是苍白。

半个小时之前,他喝了一杯秘书端来的咖啡后,看了几个文件就下班回家,可是谁知在地下停车场中,居然遭遇了车祸,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有意的,车子转了个弯就撞了上来。

本来以齐宸渊自己的身手,加上车后的保镖,完全可以脱离险境,可是就在他准备打开车门的时候,浑身上下却酸软无力。

若不是阿彻及时赶来,恐怕他齐大少爷现在早已经在上帝面前阐述自己这一生的经历了。

一想到那杯咖啡,齐宸渊就火气冲天——仇家居然把奸细安插在了离自己这么近的身边人里,齐家的监察工作到底有多少人在浑水摸鱼?

听见陶舒予这么说,旁边的贴身保镖阿彻一下子就冲了上来,要知道敢这么和齐宸渊说话的女人,眼前这个可是开天辟地头一个,便忍不住想要上前教训一下这个女人,却被齐宸渊给拉住了。

头……竟然如此晕……

齐宸渊将阿彻拉回身后,努力忍住不适。

“怎么,听不懂中文吗?”陶舒予抬起凉凉的眼眸,瞥了一眼这急诊室中的保镖们,最后将目光聚焦在眼前这张好看到不像话的男人脸上,手中的手术剪折射着冰冷的光。

齐宸渊仍旧不为所动,不是他不想动,而是因为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快,他咬牙忍着身体中渐渐升腾起来的灼热,看来那杯咖啡里面,加了某些不可描述的药物。

半晌,他勉强冷笑了一下,努力克制住内心的那股燥热,“你们都先出去,该包扎的包扎,不用管我!阿彻,你也出去!”

此话一出,那些保镖也不得不尽数退出了急诊室,片刻的功夫,这不大的地方便只剩下了两个人。

齐宸渊笑了笑,手指颤抖着解开了衣扣和皮带,这一系列动作做下来,汗水几乎将他整个人打湿,等他躺倒在急诊台上时,整个人几乎掉进了火炉中。

唯有眼前这个女子身上的凉意和药香,能够缓解他的疼痛。

他微不可见地吸了几口气,一双狭长的眸子看着她的侧脸,忍不住靠近了她几分,又靠近了几分。

陶舒予熟练地将急救箱推到自己面前,感受到这个男人的贴近,她默不作声地躲开,可是男人身上的荷尔蒙气息却牢牢地将她拢住。

“你再乱动,我可不保证你的伤口不会发炎。”陶舒予躲不开,又担心这个男人的伤势会恶化,只得冷着一张脸警告着。

齐宸渊依旧笑得不食人间烟火,他望着眼前这个冰雪一样的女子,修长的手指渐渐掐进掌心。

糟糕……意识好像,有点飘忽了。

可是陶舒予却全神贯注地集中在他左肩上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上,一针一针地缝合着,完全没有察觉到男人的变化,

不知不觉间,齐宸渊本来苍白的面色,居然渐渐透出了一种红,他用力地想要拉回自己的理智,可是在强大的药物作用下,他的努力根本就抗拒不了。

这个女人就仿佛解药,齐宸渊半闭着眼睛,两片薄唇几乎贴在了她的侧脸旁。

而陶舒予却有些站不住了,正好左肩的伤口已经缝合完毕,正打算叫个小护士来给他安排病房,却被齐宸渊捉住了手腕,生生拉到了他的面前。

他一把捏住她精巧的下巴,强迫她注视着自己的眼睛,想说些什么的样子,却被身体深处的那种狂躁弄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陶舒予吐出一口气,对于眼前这个翻来覆去总是跟自己过不去的男人,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由于自己的下巴还在他的手里,她不得不开始奋力挣扎,“你们这群纨绔子弟的脸皮都这么厚吗?放开我!”

虽然自己受了伤,可是钳制住这样一个纤细的女人,齐宸渊还是十分有胜负欲和控制欲的。

没等陶舒予将自己的腰从男人的手中解救出来,自己的身体就已经重重地被他推到,毫不客气地按在了急诊台上。

“你疯了吗?放开我!不然我要喊了!”陶舒予本就对男人的接触有一点点抵制,此刻更是慌了心神,可是男人低低地吼了一声,一下子吻了上去。

阿彻等了半天也没有动静,开门进来一看,刚刚那个出言不逊的女人,此刻正被他们老大给压在了急诊台上——

完了完了,今夜是不用睡了——阿彻眼睛一闭,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还顺手帮齐宸渊把灯关掉了。

“齐宸渊!你醒醒!”

她的反抗完全被男人化解了。

这一夜,似乎过得十分漫长。

陶舒予的指甲紧紧地扣紧了男人的肩,渐渐地,她的神志也有些模糊了。

只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噩梦,梦里是一个陌生的男子,浑身的伤,笑容邪魅,剑眉入鬓,眼眸如星。

第二天的清晨,她是被VIP病房的警铃声给惊醒的。

明明是大清早上,可是值班的护士好像全部出动了,走廊里全都是乱七八糟的脚步声,陶舒予猛然惊醒,却在起身的那一刻感受到了迟来的酸痛。

四肢好像已经不是她的,她艰难地撑着爬了起来,却发现一丝不挂的身上,盖着一件沾了血迹的男士衬衫。

陶舒予呆坐在台上,盯着一地自己的衣服,直到警铃再一次响起的时候,她才猛然惊醒,慌乱地套上自己的衣服,将那件男士衬衫塞进了自己的包包里。

她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发现大家都在朝着一个方向跑过去,其中一个实习的护士惊魂未定地跑过来抓住她的手,连声音都在颤抖:“陶姐姐,你负责的那个病人……死亡了!”

“轰”地一下,陶舒予只感觉自己的脑子被什么东西给炸掉了,她快速地将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碎片勉强拼凑了一下,立刻跑去值班室。

她没有跟着大家跑去VIP病房,因为陶舒予非常清楚,昨天晚上她下来急救科的时候,拜托了一个叫熙熙的小护士帮她看着VIP病房。

而这一夜,那个熙熙居然没找她?

果不其然,值班室里空无一人,连熙熙的影子都没有。

突然间,值班室的门哐当一下被人踹开,主任带着一脸愤怒的皱纹,身后跟着一大群看热闹的医生。

“陶舒予,你怎么解释!你居然连脑溢血什么时候发生的都不知道?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她晃了晃神,心中一个疑团越来越大,于是她聪明地选择了什么都不说。

四周一片寂静,大家都知道这个VIP病人是医院一项最新研究项目的投资人,不光如此,医院马上要引进的最新一批器械仪器也是这位去世的VIP病人的儿子投资的,现在他死了,也就意味着医院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陶舒予原本是苍白着面孔,可是突然间,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立刻冷静了下来。

原来如此。

整个值班室静悄悄的,唯独听到她嘲笑地弯起了嘴角,嗓子中哼出一声冷笑。

这一个冷笑,本来就安静的现场更加令人窒息,主任大手一挥,不耐烦道:“我不管你昨晚去了哪里,我也不管你跟谁瞎搞,总之现在这个病人死亡,陶舒予,你立刻给我收拾东西滚出去!”

话音刚落,主任一摔门,回到了自己的院长办公室。

从这个医院建立以来,好像还没有哪位在职的医生是被这样炒鱿鱼的。

这无异于奇耻大辱。

陶舒予的眉眼冷了冷,最终,她依然是傲气地眯了一下眼睛,立刻跟了上去。

院长办公室的门,一下子被推开了。

这回那群看热闹的人,聚集在了陶舒予的身后。

陶舒予慢条斯理地走了过去,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她压低声音,丝毫不带感情地说道:“我记得,好像是你特意把这个病人从你儿子那里转给我的吧?或者我应该问……你给了熙熙那个护士多少钱?”

院长满脸的皱纹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莫非,莫非这丫头发现了?

陶舒予环视了一圈办公室中大大小小的医生,细长的手指敲了敲院长的办公桌,“你们,就继续狗咬狗吧。”

话音未落,趁着众人一愣神的功夫,那个美艳的背影已经远远地走开,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