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亿万宠婚:老公别太坏

正文   第7章 表演可以结束了

书名:亿万宠婚:老公别太坏   作者:雨田大丫  本章字数:3082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05日 02:36

金院长这么怕,程潇潇心里更认定,黑幕、犯罪这里都一定有。

可是她今天还不是揭露肮脏的时候,妈妈的身体摇摇欲坠,重量都压在她的手上,三十六计走为上!

“金院长,如果你今天不方便记者来采访,那好啊,我让他们下次再来!”

说着程潇潇回头又训斥起“下属”来:

“司空朗,还愣什么?打电话呀,既然金院长今天不方便,就先让记者去采访城东的福利院!快点搭把手,帮我把咱妈扶到车上,带她先去医院。”

程潇潇怎么能看不出,金院长害怕的并不是她这个女的,而是后面的冰山大帅哥。

既然她怕,索性就让姓金的再多点忐忑!

程潇潇把“我妈”说成“咱妈”,绝对是故意的。一字之差,让姓金的想破脑袋去猜吧,更何况做戏就做全套,这“咱妈”二字,正好配合上“亲爱的”那个昵称。

司空朗唇角又是一弯,心中对这女人的“机敏”又加了一分赞。

“是的,老婆大人!”这个妖孽配合得还不错!程潇潇嘴边也跟着挑了一下弧度,掩住笑意转过身。

司空朗大步走过来,一躬身把徐丽春背起来,径直走出门放进了车里。

金院长在窗口里看到那辆宾利车拉走了徐丽春,这才拍了几下胸口:“总算走了!我的上帝,没想到徐丽春竟然有这么一个黑煞神的家人,下属竟然是惹不起的司空朗,这祸可闯大了……”

她离开窗口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

电话很快就通了,她急步拿着电话到了里面的密室“程太太,你不是说徐丽春没有家人吗?今天可来人把她带走了!我告诉你一声,我的承诺兑现不了了。如果你要钱,尽管来取!”

挂断电话,她又叨叨一句:“区区十万元,就想让我得罪司空朗那个黑阎王?我的小命还要呢。”

……

又坐回到司空朗的宾利车上,程潇潇舒了一口气。回头看一看,车已转过街口,疗养院的门再也看不到了。

她把自己肩头上那男人的手甩掉:“演过了!司大少爷,后面没有人看了,你的表演可以落幕了!”

一抬眼车已往城区开去,程潇潇问:“司空朗,你这是要把我们载到哪里去?”

“回家啊,把你和咱妈带回家总没错吧?老婆大人!”

程潇潇看到司空朗一脸坏笑,她冷笑一声:

“谁是你老婆大人?司空朗,你们家还真是奇葩,昨夜你和你老婆合起伙来陷害,被捉了奸还不够?怎么还死皮赖脸跟着,缠着!告诉你!姐姐我昨晚刚被猪拱过,今天又被狗啃了,够倒霉了,难道你还要变成块狗皮膏药粘在身上?拿走你的手。我都说了,落幕了,别再演了,又没有观众看!”

“什么,你被猪拱过?还被狗啃过?不对吧,老婆大人,明明昨夜我啃的是嫩羊肉啊!那叫一个鲜美可口……”司空朗说得过瘾,忽听到一声拳头打击靠背的声音,回头正对徐丽春冒火的眼神,他立马刹住了口。

程潇潇对着司空朗手臂掐了一把:“再胡说?小心我妈打你,她可是病人,把她气个好歹的,你可真要养着了。”

她的眼睛早就瞄到坐在后面的妈妈拳头握得紧,眼睛死死地盯着前面开车的人。

程潇潇急忙伸手拍了拍妈妈的手,微笑着说:“妈妈,没事儿!没事儿,他是司空朗,是我的……我的朋友,他是开玩笑的!”

司空朗回头一看,徐丽春的眼睛一动不动瞪着他,那眼神还真挺渗人的。

他不由得浑身一颤:“好了!好吧。那就说说到底去哪里?你总不能无家可归吧?”话没说完,司空朗的手机又是一阵震动,他皱了下眉头,不用看又是老爹的催命电话。

想一想婚礼现场在杜氏的帝豪五星级HOTEL,几百人一起等他这个新郎,那情况一定要多乱,有多乱。用乱成一锅粥来形容了一定很贴切。

所以他可不想回去当那锅粥里的米。

再说他现在不是正忙得不可开交吗?

“家?”程潇潇吐出这个字,不禁问自己,她和妈还有家吗?

六年前的那个家,那个当时D城第一幢豪华“大壕市(house)”初中,高中同校的人谁不知道?可是到了那个家司空朗就知道她是谁了。

不行,绝对不能回那个房子。

再说了,六年前她出国留学前父亲就摒弃了妈,并娶了新太太何玉欣,人家还有了自己的儿子,还会让她这个前妻的女儿进门吗?更别说这个女儿还带着一个得了重病的“前妻”!

程潇潇自顾自地摇了摇头。

司空朗感觉到了旁边的人在摇头,他斜眼看了一下,心里划了一个问号。

宾利车已经进了市区,可是这丫头还没说出家到底在哪里,要不把她带回自己家?

这女孩子是个有故事的人。可是她妈妈那个样子,她的爸爸呢?她还会有别的亲人吗?

想到过了今天,他们就是两旁路人,他就是路人甲,她就是路人乙。也许人生再也不会有交集,就像是每天人与人在某个路口擦身而过一样,再平常不过了。

可是司空朗怎么感觉到有些许的失落涌上心头。

“对了,亲爱的,还不知道我老婆大人的尊姓大名呢。”

说话间,他的电话又是一阵震动,他又狠狠地按断。

“名字?真可笑,喊了半天老婆,亲爱的,我们还赤果果被捉了奸,我的老公竟然还不知道老婆的名字?真是太好笑了。不过,不知道就算了吧,反正我们之后也不会再联系。”

“不告诉就算了,反正叫老婆也挺顺口的。不过你可能会影响我的纯洁哟,万一我嫁不出去,你可负责哟。”司空朗一脸的痞笑,话说出口急忙往车门处躲避,生怕程潇潇的拳头打过来。

程潇潇瞪着眼睛,咬着牙,一想妈还在后面,她小声说:“别胡说八道,我叫程小小!”

“噢,那我可以叫你小小吧。不过程小小这个名字?程小小……”司空朗好像想起了什么。

还没等想清楚,就被程潇潇打断:

“请别叫我小小,我们没有那么熟。请叫我小程,或者程小姐。”程潇潇真怕司空朗认出她来,毕竟“小小”和“潇潇”很相似。她又后悔,不如改姓母姓好了。

“噢,我无意冒犯你,只是程小小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个小学妹……”司空朗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肩膀,肩头的疤痕让他对那个名字想忘也忘不掉。

没来由的,他叹了一口气,马上差开话题:“程小小,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家地址呢?”

“噢,我……家,我的家不在本地,要不你把我们母女送到快捷酒店吧。”程潇潇真的羞于说出自己亲生父亲为了新人笑,不顾旧人哭那点丑事。

“你以为快捷酒店会让你妈妈进住?你看她的眼神!”

程潇潇没说话,几乎和司空朗一起回头看她妈妈。

清洗过后的徐丽春又恢复了之前的文静。在司空朗的眼睛里,她一定受过高等教育,所以无论气质和举止,都可以称得上优雅而得体。

虽然花白的头发让她显得老态沧桑,但是好像更增添了几分的柔弱。

可是再仔细看过去,徐丽春的双眼直勾勾盯着一个地方,一动不动,好像那个地方盯久了,能开出一朵花来。

司空朗现在有点开始同情程潇潇了。

“小小,你看你妈的眼神,谁都能看出不正常。大酒店你混不进去,小酒店又不安全。再说住酒店总不是长久之计,你不出门?不办事?你妈妈能离开人吗?”

司空朗的担心一点不过份,程潇潇也认同。

程潇潇叹了口气:“难道,我真的要交300万给那个金院长?我……”

“有钱也不能给那个老母狼!如果有300万,不如自己买房,找一个可靠的保姆照顾你妈妈。那样,你才可以安心的出去上学,工作,你说呢?”

程潇潇不得不承认,司空朗的话说得很对。这几年她在N国明着是留学,实则是在逃避,逃离D城,或者说逃避自己家庭的巨变和来自男神给她造成的伤害。

这六年在N国,她一点都不轻松,也一点都没有放松过自己。

她除了上学读书,就是把自己所有的时间交给几乎是拼命一样的ICPO的训练,她咬着牙,疯狂地练体力,练毅力,练枪法,练拳击,练打斗……这六年,她可以说是伴随着汗水,泪水,血水和伤痛成长起来的。她不允许自己有空闲的时间,她怕一旦空闲下来,她会倒下再也起不来。

可是她真的没有想到,在D城,自己的妈妈也同样遭受了巨大的磨难。

六年,妈妈到底遭遇什么样的待遇她不知道,但是她今天亲眼看到了妈妈在疗养院受到的非人的待遇。

妈妈没有死去,真是老天的关照。所以她发誓,再也不能把妈妈一人扔下,无论她要往哪里地,她都要把妈妈带身边。

再回头看一看坐在后座上的徐丽春, 程潇潇的眼睛又有了泪感。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