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亿万宠婚:老公别太坏

正文   第6章 算账

书名:亿万宠婚:老公别太坏   作者:雨田大丫  本章字数:3098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04日 02:20

金院长冷笑一声:“少扯那些力哏愣,我们疗养院就这个价!交不起钱,就带着你的人给我滚蛋,腾出床位我接待别人!今天也不是315!你也不是物价委员会!”

程潇潇把卡收回到钱包里。反正钱也不够,还就不给了!大不了把妈带离这里。

真的带妈妈出去?她们要住在哪里?住在原来的家里?可是她今天在邮件中的一个误点击,已经确认接受了那个任务。

也就是说从今天起,至少三个月到半年,自己都要为了完成这个任务努力周旋,她不在家,谁能来照顾妈妈。

如果妈继续留在这里,这300万要到哪里去筹?程潇潇面无表情地说:“放心吧,只要我母亲继续住在这里,我一分钱不会少给的!”

“慢着,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徐丽春继续在我们这里住下去了?那好,先把你妈欠的费用交上!”雁过拔毛的金院长怎容程潇潇把卡收回。

一看这丫头就是钱不够用,无论如何先把她手里的钱抠出来,这群穷鬼的钱当是抠点是点。

“先交?”程潇潇抬起清澈的眼睛对着一身肥骠的金院长说:“别急啊!我先帮我妈妈洗个澡,换个衣服。来之前,我已经对我的记者朋友吹了牛,说这里的条件好得不得了,食堂的伙食又有营养,又健康,住的是干净整洁,富丽堂皇。他们说今天会来采访。”

后面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亲爱的,报社的记者刚才来了电话,说路上有点堵,要一个多小时。老婆,你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吩咐。”司空朗的声音从大门口响起来。

程潇潇一回头,“司空朗,你怎么还没走?这里不需要你了!回去吧”

司空朗毕恭毕敬地凑到程潇潇面前:“亲爱的,等采访的人到达了,我就回去,你不是说明早要见报吗?我得亲自跟进这件事。”

不得不承认,司空朗来得太及时了,可是泥煤的,他竟敢称自己“老婆?还亲爱的!”你等着,有账找你算!

程潇潇这边瞪着司空朗,那边金院长已经慌了,大呼小叫地喊人:“来人,把徐丽春和她的家人带去浴室。放好洗澡水,好生照顾着。”

程潇潇直起身:“徐丽春的衣物呢?”

金院长一怔,两秒钟之间,演变脸似地换上媚笑:“她的衣服啊,都在……都在呢。我都帮她收得好好的!”

金院长的眼神把程潇潇当成透明人,一眼盯到司空朗那张俊脸上,这张脸就是这个城市的招牌,D城最富有的家族掌门人谁不认识啊。

侧目再次落到程潇潇的脸上,不是说徐丽春是弃妇吗?要不怎么把自己窝囊成那个棉花包样。

可是这个小冰脸好像并不窝囊,还挺有气势,这怎么还把司空朗那个黑阎王召来了?你看把一个司空大总裁喝斥的像条狗似的。对了,好像那司空大总载叫她“亲爱的”。

司空朗在D城就是一个东边一踩,西边乱颤霸道总裁,怎么对小冰脸却点头哈腰唯唯诺诺?这小冰脸到底是哪路的神仙?噢,难不成这两人真是男女朋友,情人?夫妻?天啊,糟糕!

金院长背过身隐去笑容,心里打哆嗦。

他妈的,一群骗子,不是说徐丽春家没人了吗?这怎么突然来人了?而且还来了不能惹的大人物!金院长心里防线彻底崩塌,腿上也跟着发抖,左脚踢右两脚差点拌了个跟头。

走进她的起居室,一行人都惊呆了,英皇妃的卧室也不过如此吧?这也太奢华了。

金院长扫视到人们的目光,心里一紧,急忙打开自己的衣帽间。“都往这边看,都在这边呢。”

程潇潇攥的拳头又捏了捏,她跨步上前,“不用你拿了,我认识我妈妈的衣服。”看来妈妈那些价值不菲的衣物早就成了金院长的私有财产了。

她心里又飘过千万只新西兰羊驼(新西兰羊驼的中文名字就是草泥马),把金院长的祖宗八代问候个遍!

程潇潇不想说话,她怕把心里的那些羊驼放出来脏了妈妈的耳朵。

她手上飞快地把妈的衣服从架子上挑几件下来,递到个直跟在后面的司空朗的手上。

司空朗的手一接触这些衣服,便知晓女孩子的家境不错,一般工薪阶层是绝对买不起这种价位的任何一件衣裙,更别说他抱在怀这一堆了。

可到底是什么原由,她母亲会沦落成这个样子?

程潇潇放眼扫过金院长的衣帽间,一大半都是妈的衣服鞋子箱包。泥煤的!死肥婆!把妈东西都放在她自己的房间里,这不明摆着都成她的了吗?

程潇潇边翻腾着,心里羊驼终于呼啸而出,飞奔不停。

那些年这些衣服穿在妈妈高挑苗条的身段上,要多漂亮有多漂亮。当时情窦初开的她不知道有多羡慕。

可惜当时14,5岁的她长得又矮又有点婴儿肥,对着妈妈那些漂亮的行头,她只能望衣兴叹。

爱美是人的天性,她也是女孩子不是,虽然穿不上,可是抱抱总行吧?所以那一年多,她几乎每晚都抱着妈的衣服睡觉。

金院长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可是程潇潇的眼神让她尴尬半天只吐出一句话:“你看,我没说谎,都是我给徐丽春保存得好好的…好好的…”

一个多小时之后,程潇潇扶着妈走出来。

徐丽春洗过澡 ,换上干净的衣裙,恢复了秀丽文雅。不看她的眼神没人疑她是一个病人。

司空朗踮踮上前,拿过一只吹风筒:“来,给咱妈吹吹头发,别感冒。”

程潇潇使劲剜了司空朗一眼,大眼睛里清楚地传递着一个信息:“再胡说我弄死你!”

司空朗给程潇潇递了个眼色,示意她金院长看着呢。

程潇潇抢过风筒给妈吹头发。

她清洗过后的小脸,不施粉黛却格外的白净,长发一顺水的披散在肩头,把身上的衣服也滴湿了。

程潇潇刚给妈妈吹干头发,司空朗马上拿过来,狗腿地站在身后帮程潇潇吹头发。

司空朗真的不是活雷锋,他之所以一直留在这里,也不全是为程潇潇。

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这个糊里糊涂睡过一夜的女子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兴趣,她如一朵沾着露珠的小花,清新,芬芳。

在他的26岁的人生中,第一次想和一个女孩多呆一会儿,再多一点了解她。

人都说女人像是一本书,每一个男人都是读者,但是今天此刻他却不能静下心来,好好读一读眼前的这本书。

手机里一次又一次追命连环扣都把他烦死了。今天他无论如何不能回到婚礼的现场。

那个婚礼现场等待着他的,一定是被老爷子骂得脱掉一层皮。

所以,还是跟着这丫头在一起比较有趣。

看着程潇潇白晰后颈,他的心里一直闪着早上掀开床单的看到的那付完美无暇的画面,感觉脸上又是一振发烧。

昨晚和表弟肖天豪带着一大票平时在一起骑马,赛车的朋友们在酒吧里玩“婚礼前最后一个单身夜!”

肖天豪还拿了一瓶1982年的红酒,说这瓶酒是新娘子杜瑞雪特意叫人送来的。结果喝着喝着就喝大了。

司空朗被肖天豪背着到了酒店房间的时候,还有点意识,可是进了房间就睡了过去。后来的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可是一觉醒来……

“哎,司空朗,想什么呢?走神了!快点打电话问记者们到哪了?”程潇潇看到司空朗的眼神有点怪。

司空朗马上回过神来:“是,老婆!”

他开始欣赏这女孩了,这小女子修理起狗眼看人低的金院长还真过瘾。这股犀利劲,有章有法的动作,还真不是一般的有范儿。

如果此刻他不帮个腔,那可太不够意思了,毕竟两人被一起捉过奸,怎么算也是难兄难妹吧?

再说了,在这里推波助澜,总比在家听父亲的咆哮好。

“得令!老婆。”也是苍天有眼,正在这时司空老爷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司空朗煞有介事的走离远些,点击按断电话,又装模作样对着电话,哇啦哇啦说了几句。

这才回过去汇报:“亲爱的,记者们问,要是来了,是把他们领到会议室,还是宿舍?”

程潇潇听到“属下”的请示,同样郑重地“嗯”了一声。可是“亲爱的”这三个字真刺耳!

“亲爱的”这三个字岂止只刺了程潇潇的耳朵?不得不说,这三个字对于金院长来说好像更有威胁的味道。

程潇潇扫视一眼金院长:“安排在食堂接受采访吧,先让记者们了解一下疗养院的伙食。”她眼看着金院长的脸越来越难看,知道这火点得正是时候,她就是要火上浇点油:

“我要让全D城的人都见识一下,高档次的120万年费的疗养院伙食是什么样的?还有你们这里的双人间都是什么样的标准!”

金院长双手抱拳开始哀求:“徐丽春家属,高抬贵手,你看,澡也给你妈洗了,衣服也换过了,要不她以前欠我们的费用我都给减免了,这样还不行吗?这记者就先别…别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