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亿万宠婚:老公别太坏

正文   第5章 别枉担了虚名

书名:亿万宠婚:老公别太坏   作者:雨田大丫  本章字数:3153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03日 02:36

再说,说多错多,万一她一个不小心露了馅,被司空朗认出,说不定还说出什么更难听的呢,她可不想被一块石头拌倒两次。

“想停车?你求我啊!野丫头,上了我的贼船,就是我说了算,什么时你下得听我的!”

司空朗啪地按下中控锁,程潇潇失去了跳下车的机会。

到了这个时候,程潇潇反而安宁下来,她闭上眼睛,要想办法让他按照自己的计划,不能没怎么样就先乱了阵脚。

再次睁开眼睛她的小脸崩着:“司空朗,我母亲现在生死未卜,你要找我麻烦一会再说。请先载我去城南疗养院,我妈病得很重,她在等着我!”

宾利车明显慢下来,头一转,往城南开去。

司空朗转头偷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心里揣摩着。

这年月有几个年轻女孩出门连个妆都不化?据司空朗的经验,做那种特殊职业的女人都会浓妆艳抹,穿得也花枝招展的,这个女孩绝对不是那种人。

如果她不说话,素脸朝天的样子,就是个高中生。她怎么会为了钱被杜瑞雪摆布上他的床吗?

此刻金色的阳光照在她的侧面,把程潇潇略显苍白的小脸勾勒出一个姣好轮廓,从他这边看过去,她也在时刻警惕着审视着他。

司空朗禁不住唇角一勾,心中涌起几分的调皮:“丫头,杜瑞雪找你来坑我,给你多少钱?”

程潇潇真想打他丫的,什么思维,她冲口就回了一句:“司空朗,你是猪脑吗?昨晚是我被你害了好不好?噢,不!我睁开眼睛的那个瞬间真的以为你是牛郎呢,真的!”

程潇潇自以为这段话很真诚,可是话一出口,她就意识到又说错话了。

刚才还警告人家祸从口出呢,怎么自己却忘记了!

果然司空朗脸上一黑,猛踩了一脚油门,车子飞快地往前冲去。

程潇潇看了一眼前面的路:“快到了,前面快到了,就是那个大铁门,路边停车,我可以走过去。”她觉得在这车上呆的每一分钟都是煎熬。

她的拳头在下面使劲攥了一下,从喉咙里挤了一个谦卑的声音:“谢谢司空先生送我,我感激不尽,你可以停车了。”说罢她把双肩包拉过来,已准备停车就跳下去。

可是司空朗根本没有停车的意思,他的宾利像是疯了一样,不但没停,反而越来越快,在熙熙攘攘的大路上穿梭飞行!眼看疗养院的大门口已远远留在身后。

“司空朗,请您停车!快停车!”

程潇潇严厉地语气让司空朗飞快转头看一眼,唇间勾起一抹讥笑:“反正有人把我当了牛郎,那我这个牛郎怎么能不尽责呢?前面找个地方,本少爷一定让你品尝一下我的收费服务,也别枉担了牛郎的虚名。乖乖给我坐着……”说着他又使劲踩了一脚油门,新款的宾利如太空车一般无声向前狂奔着。

程潇潇再也忍不住了,她的拳头已经举起来,忽然手机又是一声哑声的震动,她快速拿出手机,看到邮件提示,标题“凌晨2点接机!”

“真来了!”没时间了。她闭下眼睛,指甲抠住自己的掌心,命令自己冷静下来,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嘴唇已被她咬得血红,眼泪已盈上眼眶:“司空大哥,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我妈病得不轻,就等着我去送抢救的费用。我求……求……”说着她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滚落下来。

司空朗边开车,边时刻准备着躲避旁边飞来的拳头,可是一转眼这丫头怎么就改了画风?男人都怕女人的泪,尤其还伴着一声又一声哀求。

车速登时慢下来,刚好遇到一个红绿灯的交通岗,宾利车又是一个大转弯,调头往回开去。

五分钟后,程潇潇已在疗养院门口下车,她抹了一把泪,心里对司空朗的厌恶又多了两分。

司空朗拿过放在台子上的一百元,一回头,女孩的箱子还在后座上,他眼睛一眯,没说话,打开车门跟了下去。

程潇潇早忘记了自己的箱子还在车上,快步走进了疗养院的大门。

在她印象中这家名为《黑石礁》的疗养院因为地处风景秀丽的海岸边,所以一直就是高干,有钱人疗养休闲的温泉浴场,是个高不可攀的地方。

可是眼前的疗养院怎么变得这么破烂?六年的时间真的什么都变了吗?

走进去一打听,一个扫地的阿姨打量她的目光不但带着鄙夷,而且还用手捂着鼻子,指了一个方向。

程潇潇眉头微皱,环顾四周,怎么扫地阿姨并没有领她去楼上的病房,而是去了楼梯间。

顺着楼梯往下走去,扫地阿姨指着地下室一个小门说:“喏,那个门进去就是,小心脚下…别踩到垃圾…”说着,她又上下打量了一眼程潇潇,好像是自言自语:“好像又是一个没钱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给徐丽春换个地儿,弄得我的工具都没地方放!”

“阿姨,你说什么?你是说徐丽春在这里?”

“怎么?她占着我的地儿,我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还不让我说了?如果……算了吧,你自己进去看吧!”

程潇潇轻推门,好像门后有东西挡着,只推开一条不足一尺的缝隙。

一股臭味扑面而来,里面黑乎乎的。她轻轻叫了一声:“妈,妈,你在吗?”随着稀稀疏疏的声音,门后松动了,门也开得大了些。

程潇潇把手机里的手电打开,一道光照在没有窗的黑屋子里,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人坐在门后的木板床上。

她再试探着叫一声:“徐老师,徐丽春,妈,妈妈,是你吗?”

端坐在床上的人遮挡在眼睛上的手臂僵了一下,然后慢慢的移开,眼睛里闪出一道光来,随着逐渐急促的呼吸声,一道嘶哑的声音从嘴里发出:“潇…潇……你是我的……潇潇吗?”

程潇潇的心跟着抽了一下,她轻轻拨开眼前人的乱发,这是她的妈妈吗?在她的心目中,她妈妈一直是那么优雅漂亮,高贵得像似仙女下凡,被父亲天天捧着宠着的女人,干净得几近洁癖。

眼前的她竟然被挤到垃圾房旁边的杂物间里,散发着臭气。

“妈,妈妈,女儿回来晚了……”

程潇潇抱着妈的肩头,眼泪无声的滑落。

半晌,她挺起腰,背着妈妈从杂物间里出来。

她心疼死了,妈妈1米70的个头,背在身上却轻得没有份量。

可怜的妈妈这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都怪自己,算什么女儿,只顾自己的一时生气,吵着闹着要出国留学,如果不是自己一意孤行,妈怎么能成为弃妇?

程潇潇强忍着泪,一直背着妈妈走出地下室的楼梯口,放在长椅子上。

“徐丽春?谁让你出来的?下去!”一个女人的声音。

程潇潇一回身,刚才那扫地阿姨和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女人站在身后。见她没回话,金丝边眼镜的声音又提高几个分贝:“不!你是谁啊?谁让你把她弄出来的?痛快点,把这个脏兮兮的女人快点给我扔回杂物间去!”

扫地阿姨怯怯地说:“这是我们疗养院的金院长……”

程潇潇看都没看那两个人,她蹲在妈妈的面前,仔细地整理着妈妈蓬乱的头发。

人说女人40一枝花,妈妈今年才46岁,正是花开茂盛的时候。可是眼前的妈妈头发是花白的,貌似有几个月没洗过了,脏兮兮粘结在一起,身上的衣服也脏得看不出什么颜色。

程潇潇再也忍不下去了,她回过身来,一把揪住对她吵嚷的女人,“你们这还是高级疗养院吗?怎么能这么对待她?你们还有人性吗?”

金院长冷笑一声,把程潇潇的手揪下去:“哼!人性?人性多少钱一公斤?你要让她住干净的地方?好办啊,拿钱来!只要你有钱,别说两人间的高干病房,就是一个人的单间我们也可以提供!这年月什么是高级,有钱就高级!”

说到这里,金院长脸一沉:“徐丽春都半年没交费了。能给她饭吃,给她住的地方,让她活着,这就是我的人性!你就应该感谢我!我不管你是谁,再无理取闹,小心我报警。来人,把账本给我拿来!”

有人应声小跑过来拿着一本账:“徐丽春的消费记录都在这里,请看!”

“不就是钱嘛?多少钱?说!”程潇潇掏出自己的钱包,一张卡拍在桌子上,“划卡!”她估计自己卡里的40多万应该够了。这是她目前能拿出来的所有的积蓄。

金院长冷笑一声:“不多,我们这里是高干疗养院,每年的基本费用就是120万。徐丽春嘛,她是个病人,除了床费,还有医疗费,再多加付100万!再加上她之前半年的欠款,一共是310万!我给你打个折扣,就付300万吧。”

金院长上下打量着眼前寒酸的程潇潇,量这女子也拿不出300万来。只要这个徐丽春不离开这里,她就算没有违背对那个人的承诺,她就可以心安理得地……

“300万?”这个数字真的把程潇潇吓了一跳。她四下看了看:“你们这里又没有金子房梁,又没有钻石碗,难道吃的是燕窝鱼翅,龙肝豹胆,住的是金銮殿?凭什么一年要收120万?”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