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帝书

正文   第6章 投奔张星云

书名:帝书   作者:草野  本章字数:3223  更新时间:2018年12月05日 22:37

“若能接我三招,便放你走。”张星云从马车上跳下来,一步步朝李铭逼近。

“站住!”李铭后退两步。

张星云眼中带着丝丝寒意,步子却是一顿。枫叶算不上一位战将,可也跟随自己多年,就这么丢了,心中有些不忍。

“你觉得自己有的选吗?”

“我凭什么信你?”李铭说。

“由不得你!”张星云往前重踏一步,手中银针射出。

李铭将枫叶当做肉盾挡在身前,却没想,银针竟是自己绕弯跳过了枫叶朝着自己射来。

瞳孔猛地收缩一下,李铭连退三步,转眼已经到了树林边。乘此机会,一个快步钻入树林。

对上张星云,李铭自知胜算不高。逃走乃是上上之策。

“想走?”

张星云看眼枫叶,“你留此地看管贡品,待我将他擒住后,回来继续赶路。”

“是,属下定当不负少主所望。”

森林中,李铭在树干间跳跃。不时的看眼身后,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些不安。

一是担心还在森林里的母亲,二是害怕张星宇追上来。

差不多一炷香后,李铭停下,靠在一棵树上。嘴里穿着粗气,看眼前方,再往前些就是母亲所在的地方。他不敢继续走,看向后面。拳头紧握,已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森林某处,张星云看眼远方,手中决印变换。

嘴角泛起阵阵冷意,“凝。”

一阵微风刮来,带起两三片绿叶。张星云手中决印聚变,眼神无比阴寒,“追!”

绿叶落下的轨迹突变,仿佛箭矢般朝远处射去。

做完这些,他靠在树上静等消息。

头顶一片树叶落下,张星云带起一阵冰冷的杀意。

“若不能为我所用,便是敌人!”抓住头顶的一片树叶,猛地捏碎。身形消失在树下。

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来,李铭心想那人应该是放弃了。

一片树叶落下,李铭接住树叶,眉头一皱,看眼四周,随口道:“树叶?”

没有多想,丢了树叶,继续赶路。

何氏靠在树上,脸色还是一如既往的苍白。因为几天路程的缘故,甚至看起来有些憔悴。

“母亲。”李铭从远处走来。

“你身上怎么?”何氏的脸色立刻变了,“你是不是闯祸了?”

“没事,就是摔了一跤,快别说这些了,附近连口水都没有。只能委屈母亲再走些路程。”李铭指了一个方向,“往前不远就有一个城镇。”

李铭扶何氏起来。

“倒是一个孝子。”冰冷的声音在森林间传荡。

“你在哪里?出来!”李铭叫道,眼神无比凝重。

张星云从树干上跳下来,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眼李铭,视线随后落在何氏身上,“你倒是养了个好儿子。”

何氏往前站了站,又咳嗽几声,“我儿尚小,不懂事,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还请大人有大量放他一马。妾身定生当陨首,死当结草。”

“你儿子胆子不小,主意竟是打到了我的头上。”

“娘,和他说什么,大不了就是一死。”李铭往前站,眼中带着戾气。

“啪。”

一巴掌摔在了李铭的脸上,何氏面色多了一丝红晕,“我不允许你说这样的话!”

“我可没时间在这里看你们的母子情深。”张星云往前半步,拳头紧握。眼中泛起阵阵杀意,“受死!”

一拳挥出,劲风散开。

李铭往前一步,运起拳劲,同样以拳对之,“破杀拳!”

两拳相接,李铭后退数步,身子撞在树上,几片落叶被震下来,嘴边溢出一抹鲜血。

张星云后退两步,右手不住的颤抖,已是没了知觉。眼中一凝,“好霸道的拳劲。”玄气震荡,四周落叶被震开。

“铭儿!”

何氏快步上前,看着李铭嘴边溢出的鲜血,心里像是被针扎一般。她看向张星云,“公子,你难道一定要如此咄咄逼人吗?”

晃了晃手,散去手上的麻感。张星云看眼李铭,眼中闪过思索。

多年不回主家,这次回去定有一场腥风血雨。同辈之中的那几位,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视线在李铭身上来回打转,视线停留在何氏身上一会,又立刻转移到李铭身上。张星云暗想,此人实力不错,又是个孝子,定是个忠义之人。若能为我所用,假以时日定是我手中的一柄利刃。

张星云收了玄气,双手负于身后。

“我可以放过你们。”他说,“我有个条件。”

“哼,说得这么委婉做什么?”李铭战战巍巍的站起来,拳头紧握,“与其成为你的走狗,倒不如在这里拼一把,狭路相逢勇者胜!”

何氏拉住了他,“我儿尚小,还请公子见谅,妾身愿洗耳恭听。”

李铭眉头皱了下,拳头并未松开,而是一脸警惕的看着他。若是能使出黑龙印,谁胜谁负还要两说。

“我姓张,字星云。你儿子实力不错,又是孝子。”他继续说下去,“我手下正好缺人,你儿子不如来我麾下。”

何氏没立刻答应,“张公子,恐怕还没说完吧。”

“这是自然。”张星宇从腰带中摸出一粒红色的药丸,“此乃绝命丹,我要你服下此丹。”将药丸用两指夹住,手臂挥动,射在何氏身前的一片落叶上。

“此丹没有解药,却能用五日活缓解。”

“你这是要用我母亲性命来要挟我吗?”李铭眼中一抹杀意略过。

却不想何氏竟是先一步一口含下丹药,喉结滚动,丹药已是入胃。她看向张星云,“公子,这样可好?”

“爽快。”张星云笑道,手中又摸出一颗黑色丹药,“此乃五日活,丹药发作之时,你会有阵阵腹痛感。只要服下此丹,休息片刻就好。”说完,将黑色丹药射向李铭。

“我在之前的地方等你们。”身形晃动,人已消失在了原地。

等张星云走后,李铭看向何氏,脸上带着不解,“母亲,若是用黑龙印,我也不是没有丝毫胜算。”

“真正的绝命丹乃地级九品丹药,若是服下当场便要殒命。他那颗只不过是仿制而已,就算是仿制也是相当粗劣。要换做当年,莫说一颗,我便是连吞上百颗也不会有一点事。”

“可你现在身负重伤。”

何氏摇了摇头,“这绝命丹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她看向李铭,“你是一族的未来,身负帝命。你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只有你能够重振家族。”

她继续说下去,“娘看的出来张星云是一位大家之子,你我现在漂泊在外,若能依附与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等你的伤好了,他那小小鱼潭又能拿什么来留住你我。”

“母亲的意思是,暂且在他手下韬光养晦,等日后羽翼渐丰在寻他路?”

“我儿聪慧。”何氏嘴边露出一抹笑容。

张星云从树林里走出来,枫叶立刻上前,半跪道:“少主,总共五箱,一箱未少,还请少主查验。”

看眼马车后的箱子,张星云问,“有查出什么吗?”

“这伙人是受人所托,具体是谁他们不知道,要不要属下带几个人将寨主抓来。”枫叶说着,身上有着淡淡的杀气。

“不了,略作休整,准备赶路吧。”他看眼天色,“误了老爷子的寿辰可是大事。”

“是。”枫叶站起来,朝后面走去。

张星云纵身一跃,上了马车。盘坐在车上,闭目养神。

没多时,树林里走出两人,一男一女。

“站住!”枫叶大喊道,“来者何人?”

“住手。”张星云从打坐中醒来,下了马车,“容我介绍一下。”他说着走到李铭的身边,“这位兄弟是?”他看眼李铭,尽管他与李铭交过手知道对方的斤两,可名字他可从没问过。

“李铭。”声音冷冷的,李铭扶着何氏,“这是我的母亲何氏。”

“就是这样,从现在起李铭将在我手底下做事,我希望你能够多带带他,毕竟府中规矩极多,一届新人,初入府内难免有些不太适应。”

“……”枫叶低着头,“是。”

“可以上路了吗?”张星云看眼天空,“可要在入夜之前到达主家。”

“少主,一切准备妥当,随时可以上路。”声音一顿,“只是因为人手不足,东西有些多,行程可能要慢些。”

张星云看眼马车后,只有寥寥不足十人。大箱子就有五箱,还不算其余小箱子问:“从这里道主家,还有多远。”

枫叶看眼远处,思索一会答道:“应该不足十里地了。”

“把东西抬上马车,争取在入夜时分给老爷子贺寿。”说完,进了马车内。

“是。”枫叶低头说,看向身后的人,“快,搬东西。”

李铭扶着何氏走到马车边,想让她靠着在马车休息一会。自己找张星云说说,看能不能要一匹马。母亲身负重伤,又跟着自己长途跋涉,这身体是怎么也吃不消的。如今父亲死了,自己不照顾母亲,那又有谁来照顾呢?

“大胆!”枫叶的呵斥声从身后传来。

李铭眉头一皱,眉宇间点点杀气浮现,他扭头看向枫叶。眼神冷漠,“你想干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