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丹武帝尊

正文   第5章 离开栖鹏寨

书名:丹武帝尊   作者:封元华  本章字数:3264  更新时间:2018年06月13日 23:30

这天,邵凌株刚起,拿着竹篓出了门之后,云喾瞅准了时间,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

草草洗漱过后,便将自己的行李都收拾了妥当,走进邵凌株的房间里,仔仔细细地将他那为数不多的东西都打包好了。

时间过得很快,眼瞅着邵凌株要回来了,云喾便将二人的行李都拿到了院子里。

邵凌株推门而进,将竹篓里的柴火堆放在一旁,肚子已经饿得咕咕直叫。

却见云喾一身整洁地拿着两只包裹站在面前,目光坚定,邵凌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随即问道:“你要出远门儿?”

云喾将邵凌株的包裹往他怀里一扔,“我们现在就出发,什么也不需要拿。”

邵凌株微微一愣,“出发?去哪里?”

云喾抬头看了眼天上的太阳,现在还算是清晨,太阳还不至于那么毒,若是再晚点儿出发,想必不被热死就被晒死了。

云喾抓住邵凌株的手腕,严厉说道:“当然是离开栖鹏寨了,你不能再留在这里了,作为一个双修士,若是不能很好地克制自己的心魔的话,很容易被折磨致死的。”

邵凌株的眉头紧锁,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将手从云喾的手中抽了出来,将手里的包裹往旁边的石桌上一搁。

“云喾,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这么多天以来你也为我付出了很多。”

邵凌株说到这里,云喾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高兴的色彩,“那就跟我走吧,就当是补偿我这几天以来的辛苦付出了?”

“对不起云喾,我是不会跟你走的,就算栖鹏寨的人都搬走了,但是这里还是栖鹏寨,我还是栖鹏寨的人。”

云喾听罢,心忽然之间荡到了谷底,分明她是知道邵凌株是不会轻易跟她走的,但是心中仍旧还保留着一丝希望在。

“邵凌株,你知不知道这就是你的心魔,你心系着这个伤你无数的地方,你走不出来,就只能在这个圈儿里等死!”

邵凌株绕过云喾,走到石桌前给自己倒了杯水,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心魔,但奈何他现在总是无精打采,像是陷入了一场抑郁的决斗之中,迟迟不能脱身罢了。

水还未送到嘴边,却被云喾一掌打掉,木制的杯子滚落到地上,发出了一阵儿沉闷的声响。

邵凌株刚想发怒,但下一秒却被云喾连人带包裹,给生拉硬拽出了家门。

势必要让邵凌株走出心魔的唯一办法便是让他远离这个会让他伤心的地方。

邵凌株哪里知道一哥看似弱不禁风的云喾,每次总是能让他对她的潜力刮目相看,别看她体型较瘦,但是力气却超乎了邵凌株的想象。

经过栖鹏寨的鱼塘,邵凌株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心里当然知道云喾是对他好,他也不是没有力气去反抗。

云喾的手始终紧紧 钳着邵凌株的手腕,见此,急忙问道:“停下来做什么?”

邵凌株随即一笑,走到鱼塘边,看了眼波光粼粼的水面,想起了那个小女孩儿来。

随即转头,看向一脸担忧着的云喾,说道:“我答应你,离开栖鹏寨,不过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保护不了你了”

云喾脸上忽然堆起了满满的笑容来,将下巴一台,说道:“一直以来都是我在保护你,何谈你保护过我?”

这次,反倒是邵凌株主动拉起云喾的手腕,离开鱼塘,往栖鹏寨外走去,“好歹在栖鹏寨,我比你熟悉,不是吗?”

云喾被邵凌株拉着,脸慢慢地红到了脖子根儿,心底突然荡起了一波涟漪来,就像鱼塘水面上那随风波澜着的水波一样。

“是,你保护我。”

二人离开栖鹏寨,这次,邵凌株却没有听从云喾的意见,选择了一条他从来都没有走过的路,路的尽头到底通向哪里,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在栖鹏寨长了这么大,邵凌株第一次完全地离开栖鹏寨,对外面的世界他是一无所知,更是充满了好奇心。

现在,邵凌株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第一阶段的小顶峰,在云喾的指导之下进步非常快,甚至有些超乎了云喾的意料。

但是邵凌株对此却并不是很满意,因为在他们离开栖鹏寨之后,第一次遇到了虫兽,邵凌株才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甚至连一个虫兽都对付不了。

他无法想象外面的世界中,到底有多少可以轻而易举就能将他碾碎的高人在,他更不敢相信以后的生活会改变成什么模样。

云喾一路上性格十分开朗,似乎比在栖鹏寨的时候还要快乐上几分,路上也一直都是云喾在打理着邵凌株需要用到的仙草灵草。

有些 愧疚的邵凌株,偶尔也帮忙云喾,但每次都遭到了云喾的好意拒绝。

邵凌株发现悬崖之下有一个隐蔽地十分好的山洞的时候,云喾看中了悬崖峭壁上的一株仙草,飞身跃了上去,采下仙草,得意洋洋地向邵凌株展示着。

但是下一秒,云喾脚底上的石头突然一松动,整个人失去了支撑点,从峭壁上跌落了下来。

站在悬崖峭壁之上的邵凌株,见此情景倒吸了一口凉气儿,下意识地奋不顾身飞身而下,巨大的冲击力让邵凌株挂到了一颗歪脖子树上。

索性留了一命的邵凌株,急忙万丈悬崖峭壁边望去,果不其然,云喾此时正挂在他脚下的一颗歪脖子树上。

整个悬崖峭壁光秃秃一片,唯独他们二人身下的两颗歪脖子树,独独存活着。

大难不死,邵凌株却没有松口气儿,云喾现在人还算是没事儿,但邵凌株却看到了云喾身下那棵歪脖子树树干上已经有了裂痕的痕迹。

“云喾,一会儿你抓住我的手!”

邵凌株向下喊着,云喾忽而抬头看到邵凌株的时候,吃惊的双眼之中忽然闪出了泪光来。

邵凌株心头猛然一颤,她这是哭了吗?

最见不得女孩子哭的邵凌株,心顿时慌乱了起来,但是没多想,突然纵身一跃,邵凌株利用着惯性荡到了云喾身下的歪脖子树上。

一把拉住云喾的手的时候,身下的歪脖子树因为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咔嚓’一声儿突然断裂,邵凌株见此,一把将云喾紧紧搂在了怀里。

他不清楚云雾之下的万丈悬崖到底有多深,但是他现在唯一能够保护的便是身边这个人。

二人身体突然悬了空,云喾的身体颤抖着,将邵凌株搂的紧紧地,直直往下坠去。

猛烈的坠落感,让邵凌株体内的那股力量迸射而出,一个无形的强大的托举力量,从邵凌株的身下出现,邵凌株怀中的云喾此时已经昏厥了过去。

无形的力量,稳稳地将两个人托举到了地上。

身边扬起了漫天的蒲公英,邵凌株只觉背后一痛,身体像是散了架一般,瘫软在地上。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头顶上空中飘了满空的白色蒲公英,身旁的云喾不知何时也已经醒来,静静地躺在他的身旁。

侧颜看去,卷翘的长睫毛在眼光下泛着光泽,眼角蓄着一颗晶莹的泪珠,邵凌株看得有些失神。

“看我干什么?”

不知何时,云喾已经一脸古怪地转头看向了邵凌株,回过神儿来的邵凌株,匆忙回头,轻咳一声儿说道:“这下我就不欠你人情了。”

“怎么说?”

云喾听来感到好奇,侧身支起脑袋,躺在邵凌株身旁。

邵凌株的脸突然微微红了起来,为了不让气尴尬,也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脸色变化,邵凌株从一片蒲公英的草地上坐了起来。

“谢谢你带我离开栖鹏寨,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但不得不承认的是 你救了我。”

云喾看着面前邵凌株的背影,偷偷一笑,随即冷言道:“这就是你谢人的方式?”

漫天的蒲公英萦绕在二人四周,云喾脸色慢慢凝固下来,看着眼前着 仿佛只是虚幻的景象,她竟觉得这大概就是梦一般。

曾经在离开家之前,她做过一个梦,梦是十分奇怪的,也是十分荒唐的。

梦中她仿佛就在此地,漫天的蒲公英漫天飞舞着,她被一人拉着奔跑在其中,那种快乐是她从未感受过的。

但是,梦的结果却是不太好的,白色蒲公英突然变成了红色蒲公英,与她手牵手的那个人,手中变幻出的一把长剑,刺入她的胸膛,汩汩的鲜血将漫天的蒲公英染红。

云喾收回思绪的时候,发现邵凌株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之内,匆忙起身,看到远处的邵凌株不知从哪里收拾了一堆干柴点燃。

云喾感到好奇,从地上起身走了过去,“你要做什么?”

邵凌株一把一把收集着蒲公英,从包裹中拿出一只瓷碗,将余下的清水倒入碗中,架起架起,将瓷碗放到上面。

“煮茶,麻姑以前总是会给我煮蒲公英的茶,我每天的火气不小,降火。”

邵凌株说得云淡风轻,云喾心中却是十分明白的,她了解到的邵凌株曾经的生活并不是那么如意,麻姑一定是知道他在外面受到的委屈,才会用这种体贴的方法来关心他。

“给我吧。”

云喾见邵凌株笨手笨脚的模样,将他手中的瓷碗拿了过来,“麻姑对你可真好,你很幸福。”

邵凌株眸光一亮,随即便暗了下去,从火堆旁起身,抬头看了眼天色,起身说道:“今天我们得找个容身的地方,等我一下。”

邵凌株离开蒲公英草地,刚才他们在落下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了一个洞穴,不大不小,恰恰入了他的视线之内。

按照刚才所见,经过推算,邵凌株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山洞,山洞内温度适宜,水帘恰好从山洞顶部落下,将山洞口遮挡住。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