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丹武帝尊

正文   第4章 威胁的话

书名:丹武帝尊   作者:封元华  本章字数:3222  更新时间:2018年06月13日 23:30

邵凌株却将手里的仙草紧紧攥着,另一只手却钳住了云喾的手腕,眼眸凌厉,不似从前的混沌和清澈,“自从你的出现,我便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是不是你怂恿黄皮子陷害我的?”

云喾身后正是万丈悬崖,但是邵凌株却并未在云喾脸上看到丝毫的恐惧,越想心中越觉得面前的这个女孩来历不简单。

云喾的声音淡定如常,但在邵凌株听来却比如常还要淡定万分,“那你认为我是什么人,我便是什么人好了,我能改变别人的生活,但却改变不了别人对我的想法。”

邵凌株看着云喾的双眼,那双眼睛他确定是十分陌生的,但那双大眼睛之中,却是一种邵凌株从未在任何一个人女孩身上看到的坚韧与清澈。

随即邵凌株松开云喾的手腕,方才将思绪收了回来,“要是被我知道你有什么隐瞒着我,定然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松动着手腕的云喾,却并未被邵凌株这番话给威胁到,反倒走到邵凌株的身后,离开悬崖便,拿过邵凌株手中的那株仙草。

“仙草还是让我保管吧,这东西只对修士有用,看你这模样也根本没打算去修功法。”

说罢,云喾带着仙草,轻车熟路地下了山,邵凌株随后也下了山。

但是邵凌株始终不明白的是,为何这个初来乍到的云喾,竟然比他还要了解栖鹏寨的地理形状貌。

回到栖鹏寨,麻姑家中聚集了一大堆的人,云喾一人翘着二郎腿坐在树杈之上,看着院中的热闹。

见邵凌株走过来,打趣道:“想不到就算你最后抓到了元凶,但还是摆脱不了被宰割的命运。”

邵凌株白了眼说着风凉话的云喾,推门而进院中的那一刹那,被寨子中老老小小给团团围住了。

麻姑见此,急忙跑到邵凌株身边,将邵凌株挡在了身后,“大家不是不知道,凌株从小听话乖巧,他是万万不会害人的!”

“麻姑,大家都知道你从小就护着这个小畜生,以至于你把他惯成什么模样了,杀人偿命是天理啊!”

“对啊麻姑,当年大家都劝你不要收养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咱们栖鹏寨与世隔绝,断然不敢与外面的人来往,这么过年过去了,看在寨子安然无恙的面子上才容忍了你,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是邵凌株又能是谁呢?”

“……”

三言两语,麻姑根本就插不上话,只能将邵凌株护在身后,替他抵挡着来势汹汹的寨民。

“麻姑,人在做天在看,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你相信我吗?”

麻姑狠狠地点了点头,眼眶却突然红了起来,“凌株,我……”

“麻姑,既然你相信我,那么不是我的错咱们就不要多费口舌了。”

邵凌株突然发狠起来,看着面前得理不饶人的寨民,心中一凉,这么多年了,他不但受尽了羞辱,时不时还替他们跑腿干着苦力活,如今连线索都找不到的命案 ,也可以随便强加到了他的头上。

世界上无耻的人有很多,一而再再而三无耻的人却让人无法忍受。

邵凌株一不做二不休,抄起院子里的棍子,将一院子的寨民都赶了出去。

纪伯伯晚饭没有出来吃,麻姑也没有问整整一天邵凌株都去了哪里,大家的突然沉默,让邵凌株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事情。

一夜无眠,邵凌株也不知道云喾去了哪里,晚上她一个女孩子家家又能在哪里住。

天方大亮,院中院外静悄悄一片,邵凌株同往常一般出了屋门,拿起背篓上了山。

今天格外的古怪,山上山下并未见到一个人,就连往常同他一样上山砍柴的陈伯,此时也不见了人。

下山回家之后,也并未见到麻姑和纪伯伯,却只有云喾一人,一身白衣缥缈地斜坐在椅子上。

见邵凌株回来,勾起嘴角,“大家都走了,你怎么还不走?”

邵凌株听罢,一愣,随即问道:“你什么意思?”

云喾从椅子上起身,走到邵凌株面前,手指轻拢,一股白烟儿升腾而起,随即出现在邵凌株面前的,正是昨天悬崖边上的那株仙草。

“现在心无旁骛的你,应该正是需要仙草助你成功修士的好时机了。”

“别开玩笑了,麻姑现在一定在厨房给我做香菇面呢!”

邵凌株放下背篓,捡拾了几根柴火走进厨房,空荡荡的厨房让邵凌株愣在了原地。

厨房里的东西,一应俱全,却独独少了麻姑平日里最爱使用的那个木柄长勺。

邵凌株丢下柴火,跑进麻姑的卧室,推门而进的那一刹那,他仿佛知道了事情的最终结果。

一个他怎样都无法接受的结果,空荡荡的卧室里,麻姑和纪伯伯的全部家当,此时已经被搬空了。

果然,云喾说的没错,大家都走了,甚至包括麻姑和纪伯伯,两个最疼爱他的亲人

“怎么样,想好了没有?”

云喾的声音再次在身后响起,邵凌株颤抖着身体,那种被人抛弃的感觉就像是一只拥有着庞大队伍的白蚁,顷刻间便将人啃噬地不剩一丁点儿痕迹。

那么,邵凌株心想着,一定是昨晚搬走的,云喾昨晚一定是知道他们的行踪的我,为何却不来告诉他一声儿呢?

“啪!”

邵凌株愤然转身,一把将云喾手中的仙草打掉,“谁稀罕你的仙草,就为了它,连大家什么时候走你都不说一声儿?”

云喾看着掉到地上的仙草,怒道:“邵凌株你醒醒吧!大家是怎么对你的?就连你口口声声说疼爱你的麻姑都已经抛弃你了,世界上你除了我还有什么人是值得信任的?”

“闭嘴!”

邵凌株突然扬起大手,在落到云喾脸上的那一瞬间,却猛然停在了半空之中。

云喾脸上没有丝毫的惧色,一双眼睛凌厉万分,似要看透邵凌株的内心。

“你看看你先现在这幅懦弱卑微的模样,在栖鹏寨这么多年了,一直以来被大家踩在脚底下苟且偷生,你有没有想过要出去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邵凌株微微一愣,随即再次怒道:“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一个外人无关!”

说罢,转身离开屋子。

果然,邵凌株跑了很多人家中,统一都是人去楼空,栖鹏寨的寨民竟然在一夜之间搬走了,走得悄无声息,走得决绝狠心。

独独被留下来的邵凌株,像是一个没了家的孩子,坐在鱼塘边,红了眼眶。

身后脚步声儿想起,邵凌株仰起头,始终没让眼泪落下来。

云喾此时却将仙草放在了邵凌株身旁,声音温柔,不似从前,“修士需要仙草做开端,你好好想想吧。”

夜风吹来,邵凌株仿若再次看到了溺死在鱼塘里的那个女孩儿,模样温柔清秀,他十分熟悉,每次他被人欺负,总是她在一旁替他担忧。

女孩的笑容始终很美好,似乎对自己的去世并不感到害怕和怨恨,邵凌株在那一刻,仿佛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仿佛也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身旁的那株仙草,仍旧散发着好看的能量光芒,摇曳着的枝叶,让邵明珠动了心。

轻轻捧起,邵凌株犹豫了一下,吞下了仙草,但是随即而来的却是腹中一阵儿绞痛。

云喾却在这个时候出现,运用功法适时地护住了邵凌株的心脉,不让流串在他体内的气息紊乱。

半晌方才平静下来的邵凌株,痛苦过后,方才感受到了一股温暖且强大的力量蓄在心底。

云喾见此,方要转身离开,却被邵凌株突然叫住,“你为什么执意要让我走上修士这条路,又为什么三番两次地帮我?”

云喾的声音却突然清冷起来,字字句句,在静谧的空气之中格外清晰,“行侠仗义的人,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任何一个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人难以脱身,你也是一样。”

邵凌株的心突然累了起来,他不想再去质疑一些问题,包括突然出现在他生活之中的云喾,来到他的身边究竟是带着什么目的而来。

他此时想做的,就是要便强大,让栖鹏寨的人好好看看。

仙草似乎对邵凌株发挥了作用,在接下来的半个月内,邵凌株在云喾的帮助下,完成了修士的基本功,扎了一个牢固的地基。

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邵凌株才真正接触到了修士功力的世界,同时拥有着白狐分身的邵凌株,更是打破了云喾的意料,气体双修的他,同时修着两种功力。

云喾活泼大方,也是十分好动,虽然有时候脾气犟了点儿,但是在这半个多月的相处之中,邵凌株从云喾的身上发现了不少可爱的地方。

云喾每天的工作便是上山找灵草,以助邵凌株修功力,同时也在锻炼着自己的修为。

但是,还未到瓶颈期的邵凌株,却是遇到了一个棘手的大问题,那便是他的心魔作祟。

麻姑和纪伯伯他们不知道去了哪里,邵凌株盘根错节悬在心头的郁结,正是出于此。

起初云喾还在纳闷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直到云喾发现近日邵凌株每天早上似乎都不太高兴,她才明白,原来栖鹏寨的举寨搬迁,是郁结在邵凌株心底最大的病因所在。

云喾做了很多努力,但都是无济于事,不轻言放弃的云喾,下定了决心要让邵凌株从日渐强大的心魔之中走出来,不然他只能在修士的路上越走越偏。

每天,邵凌株仍旧是早起,背起竹娄便上了山,每次回来的时候,总会带着满满一篓子的柴回来,以至于院子里堆满了柴火。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