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丹武帝尊

正文   第3章 可怕的黑影

书名:丹武帝尊   作者:封元华  本章字数:3264  更新时间:2018年06月13日 23:29

云喾却在这时,突然将面前汹汹燃烧着的火堆扑灭,二人瞬间被漆黑包围。

这个时候的邵凌株才发现,周围寂静的空气早已经如同凝固了一般愈发诡异起来,山间不知名的怪鸟时不时叫出几声儿来,听来只觉心下发麻。

但是邵凌株却发现身旁站着的云喾,整个人淡定异常,完全不像是一个女孩子家该有的害怕。

黑暗之中,邵凌株只觉自己的手突然被云喾拉住,紧接着便跟着云喾躲进了旁边的灌木丛中。

二人刚躲进树丛,邵凌株借着天际头惨白月亮发出了月光,隐约间看到了一道黑影穿梭在树梢之上。

黑影来去自如,动作行云流水,那黑影的屁股后面,似乎正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邵凌株看得心下发麻,整个人不自觉地往云喾身后躲了躲,小声儿问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云喾听罢,回头看了眼邵凌株,随即很快便回头盯着外面的黑影一动不动。

“别说话,看就好了。”

邵凌株转而看去,眼前哪里还有什么黑影在,寂静无声的山林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空中偶尔飞过的几只秃鹫,凌厉着双眼,似乎想要捕捉到山间仍旧还活动着的野味儿。

忽然之间,黑影再次出现在邵凌株的视线之内,但是这次,黑影却是来到了那火堆旁。

这个时候,邵凌株才看得真切,原来黑影是一只狐狸,只不过是一只黑狐。

通体油亮亮的毛发,在惨白的月光下散发着好看的光泽,一双大眼睛叽里咕噜地转动着。

云喾却在这时,突然冲出了树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到黑狐上空,黑狐见势,惶恐一阵儿之后,也迅速地朝云喾发起猛烈的进攻。

被独留在树丛中的邵凌株,微微一愣,心中既然开始犹豫了起来,看着云喾和身姿矫健的黑狐斗得不相上下,邵凌株心中纠结到底要不要出去帮忙之时,黑狐却突然转变了方向,盯着邵凌株所在的树丛方向飞来。

云喾在后面穷追猛打着,眼看着黑狐的身影越来越靠近树丛,只觉体内一股热流流过,整个人突然之间毫无征兆地烫了起来。

黑狐终究还是冲破了树丛,但此时的邵凌株却已经周身散发着白烟儿,整个人腾空在了半空之中。

云喾在远处停了下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半空之中的邵凌株,而此时的黑狐似乎也愣住了。

双脚突然缠上了一条黑绳,邵凌株掉头看去,却发现不知何时已经被黑狐用尾巴缠住了双脚脚腕,一时之间竟挣脱不得。

黑狐见邵凌株没了反抗的本领,晶亮的眸子突然一闪之后,整只身子腾空而起,两只锋利的爪子朝着邵凌株的左胸口扑了过来。

邵凌株愣在了原地,被黑狐的这一反常的举动搞得一头雾水,他甚至还没弄明白云喾为什么会率先对付黑狐。

“躲开!它想要取你的心!”

云喾的声音从身前响起,邵凌株一愣,随即便使尽全身力气将身子一转,脚下生风,突然挣脱了黑狐的尾巴。

但终究还是慢了一点,黑狐那锋利的爪子贴着邵凌株的胸口,在皮肤上瞬间划开了一道血痕,侥幸的是没有伤及性命。

黑狐的计谋落了空,加之又被邵明珠摆脱了禁锢,整个狐身朝着大地直直摔去。

云喾见势,飞身将半空中的邵凌株接住,但是碍于自己的力气实在有限,抱着邵凌株落到了地上。

只觉身体一痛,耳边传来云喾的惨叫声儿,邵凌株猛然弹了起来,看着抱着自己的云喾,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

一个瘦弱的女孩子,虽然一副行走天下的大侠模样,但是此时在邵凌株的眼中,仍旧还是个女孩子。

“不自量力。”

邵凌株冷言说着,手上力道突然温柔了起来,将同样摔得不轻的云喾挪到了一旁。

云喾被邵凌株这么一说,突然来了精气神儿,愤然从地上爬起,揉着吃痛的腰肢,“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是我救了你,反倒连一个好都没落着!”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行为很危险,你这样莽撞,就不怕连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吗?”

邵凌株发怒着,云喾也在一旁来了劲头,同样生气说道:“我看你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好心救你,你不感谢我就罢了,反过来怪我是不是就有点太过分了!”

邵凌株看着面前同样暴跳如雷的云喾,心中的火气便增了几分,但是随即发生在面前的却让邵凌株心中十分后悔。

黑狐不是何时从云喾的背后出现,一条长长的尾巴突然缠住了云喾的脖子,一甩,云喾小小的身板,却随着黑狐的力道往深林之中跌去。

黑狐力道极大,似乎是对刚才的大战有了心头之恨,云喾根本来不及反应,很快便消失在了邵凌株的面前。

邵凌株来不及抓住云喾,只能紧紧跟随着黑狐的行踪,往那深不见底的神秘密林中追随而去。

经过一晚上的大战,邵凌株心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跟着黑狐的踪影,不浅不深地穿梭在密林之中。

对于从小就生活在栖鹏寨的邵凌株来说,因为自己寄人篱下的身份,他从未给麻姑和纪伯伯添过麻烦,就算是被寨子里的人欺压,回去之后他也从未提过一字半句。

但是今天的邵凌株才发现,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栖鹏寨之外,还有很多很多危险的地方和事情会发生。

包括栖鹏寨后面的深林,仅仅而已,便已经足以让他大开了眼界。

追踪着黑狐,不知不觉人已经来到了密林深处,密林之中高大的树木丛生,大树参天,密不透风。

眼见着天际头的鱼肚白愈发地亮了起来,邵凌株终究敌不上脚力,在一大树旁边停了下来。

“笨蛋,我在这里……”

是云喾的声音,邵凌株整个人来了精神,四下里看去,果然在不远处的草地上发现了吃力爬起来的云喾。

邵凌株见此,急忙跑了过去,在见到云喾那张精致小脸蛋上洋溢而起的一抹笑容之时,邵凌株这才放下心来,她没事儿就已经是万幸了。

“你还好吧?有没有受伤?”

云喾却一把打掉邵凌株的手,往后挪了挪,“男女授受不亲,我没有受伤,多谢你的关怀。”

邵凌株只觉哭笑不得,愣愣看了眼面前的云喾,突然间发觉其实她还是挺可爱的,比如那刀子的嘴豆腐的心,不作,却也仗义执言。

邵凌株将云喾安顿好之后,四下里找了找黑狐,却并未在周围找到黑狐的影子。

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云喾在身后惊叫起来,邵凌株心一提,转身就往回跑。

云喾指着一处的草丛,一脸的惊慌,“你你看,这是个什么东西?”

邵凌株走过去仔细一瞧,原来是一只黄皮子,一只黑色的黄皮子。

二人微微一愣,随即四目相对,异口同声道:“是它?”

云喾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看着邵凌株说道:“难不成昨晚咱们都将它认成了狐狸,搞得我提心吊胆的。”

邵凌株也觉得荒唐,想不到昨晚大费周章一回,没成想却是被一只黄鼠狼给耍了。

但是,邵凌株却在此时意识到了,面前这只黑色黄鼠狼昨晚的目标似乎正是他,那么它的目的何在?

黑色的黄皮子此时已经奄奄一息地躺在草丛之中,微弱起伏的胸口,让云喾吃了一惊,“它好像还活着!”

邵凌株凑上去一瞧,果然,黄皮子那双黑黝黝的大眼睛,此时正悄咪咪地望着他,从那双眼睛之中,邵凌株仿佛看到了一种怨恨在。

“鱼塘的事情算是有个解释了。”

邵凌株踢了一脚黄皮子,黄皮子身体一抽,腿儿一瞪便过去了。

云喾跟在邵凌株身后,二人往山下走去,云喾心下好奇,“你知道了那命案的结果了?”

邵凌株随即一笑,替云喾扒开了面前的草,“很显然,黄皮子扮成了我的模样,去索了别人的命,栽赃陷害给我,八成是想要在我身上得到点儿什么。”

云喾听后点点头,一副同意的表情,猛然间像是看到了什么一般,突然往前跑去。

邵凌株因为担心云喾危险,急忙跟了上去,云喾停在一处崖边,崖边一株随风摇曳的紫色仙草散发着微弱的光泽。

“这是?”

邵凌株问出口之时,云喾已经一步上前摘下了仙草,捧在手心儿里,“这种仙草我曾经在混元天宫见过,甚是罕见。”

对于邵凌株来说,他只栖鹏寨住了这么多年,竟然从不知道这座山里还有这种植物。

“仙草?”

云喾点点头,将手里的仙草放在了邵凌株的手中,“紫荆,世间罕见,野生效果最佳,对修士初期来说,能遇上一株已经算得上是幸运之中的幸运了。”

“听你提过很多次修士,你这一身的本领……”

看着手中莹莹有光泽的仙草,邵凌株突然发觉这么多年他过得浑浑噩噩,被别人踩在脚下却不敢反抗,只是为了能够在栖鹏寨留有一席之地,为了不让麻姑和纪伯伯几个对他好的人会继续对他好下去。

曾经的他是那么的患得患失,害怕失去,恐惧错误。

所以活得小心翼翼,每一天,哪怕是每一秒钟都不敢松懈。

隐忍了这么多年,他终究还是看开了,哪怕只是因为鱼塘发生的一点儿小事儿,他便决定以后的日子不必再同以往那般隐忍下去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云喾似乎对邵凌株的这个问题感到吃惊,但很快,从脸上闪现消失的那抹异样的神情,很快便以另一种笑容所代替了。

“行走于天下的大侠,扶危济贫,行侠仗义。”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