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丹武帝尊

正文   第2章 寨中诡事

书名:丹武帝尊   作者:封元华  本章字数:3356  更新时间:2018年06月12日 13:17

被众矢之的的邵凌株见被推倒在地的麻姑,心中忽然间升腾起一股火气来,愤然上前,扒开人群,抬起拳头一拳将始作俑者打倒在地。

邵凌株的举止并没有将人群给震慑住,反倒激起了大家的一致讨伐。

邵凌株被瞬间围殴在中间,透过数条腿,邵凌株看到麻姑正被纪伯伯扶走。

身体内翻滚着的气流,不断让邵凌株扭曲着身体,仿佛被撑爆了的感觉,有那么一瞬间,邵凌株真想大吼一身儿,将围殴自己的人都打死。

身上一拳一脚,次次都是钻心的疼痛,难挨的痛楚让蜷缩在地上的邵凌株根本没有了还手的能力,只能任由大家拳打脚踢着。

半晌,大家打累了,一哄而散。

鼻青脸肿的邵凌株在湿漉漉的鱼塘边动弹不得一分,头顶火辣辣的太阳光落到他的身上,毫不留情。

忽而只觉一堵阴凉盖上头顶,一道好听的声音及时从头顶传来,“真是可怜!”

顶着刺目的太阳光睁开眼睛的邵凌株,在看到蹲在面前那张白皙清秀好看女孩的脸的那一刻,恍惚一怔。

但当邵凌株从女孩脸上发觉到一丝诡异以后,心头一愣,忍着一身的疼痛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你是谁,怎么从来都没有在寨子里见到你?”

女孩一身白衣,身材玲珑有致,微微一笑,随即脸上突然浮上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来,“你在这里做过的事情我都看得一清二楚。”

邵凌株心一慌,“你在说什么?”

女孩却是步步紧逼,将邵凌株逼迫到了鱼塘侧一边,语气坚定,“溺水而死的人,不正是出自你的手笔吗?”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邵凌株,对面前凭空出现女孩的话感到十分的怀疑,“胡说!我一直都在家里,你说是我,理由呢?证据呢?”

“再说了,我跟她无冤无仇,我又有什么要害人的理由?”

听邵凌株这么一说,女孩却是双手抱胸,做出一副思考的侦探模样,转身往鱼塘看去,“我虽然不知道你动手的动机是什么,但确实是我亲眼所见,你想要狡辩,也已经是无计之举了!”

说罢,女孩回头,却发现身后哪里还有邵凌株的身影,空荡荡一片,随即一跺脚,愤道:“害人偿命,你是逃不掉的!”

邵凌株带着一身的伤,不知该往哪里去,极其虚弱的身体渐渐向外渗着白雾,一双蓝色眸子却在此时突然变得墨黑。

埋藏在胸口之下的一颗‘扑通’直跳的心脏,也在忽然之间仿佛被一直大手死死钳住,那夺命般的窒息感从心底迸射而出,邵凌株一双墨黑的眼眸在眼眶之中乱颤着。

不知不觉之间,人已经来到了院落门外,纪伯伯和麻姑的声音在耳边适时想起,邵凌株知道,他们才是正在屋中,而他的的确确长了一身的本领,隔墙便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胸口猛然间开始绞痛起来,邵凌株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往院落门直直摔去。

这个时候,麻姑的声音由远而近,邵凌株意识到自己现在这般狼狈模样,若是让麻姑和纪伯伯知道了,定然会将他看成怪物一般的。

麻姑的脚步声在身边想起,邵凌株整个人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种惶恐与恐惧之中。

院落门被打开的前一秒,突然一只手伸到了邵凌株面前,只觉身体一轻的邵凌株,及时地在麻姑出来之时,被带离了这个地方。

眼前意识越来越模糊,邵凌株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体内那股气息的变化规律,它似乎正迷茫着,似乎正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安顿下来。

但是,邵凌株比谁都清楚,那股气息正是来历不明的白狐在作祟。

云喾单只手扶着邵凌株,一边使出浑身的法力,一边呆着邵凌株往栖鹏寨后面的深山老林之中飞去。

而此时的邵凌株,已经完全丧失了意思,体内两股气息在搏斗着,邵凌株难以抵挡,昏迷了过去。

云喾替邵凌株把了把脉,发现了他体内竟然有两股气息搅在一起,眼看着邵凌株的体温越来越高,云喾只好施法暂时护住了他的心脏。

太阳渐渐落下了山,阳光穿过树叶间隙之时,在地上落了一片的细细碎碎,邵凌株此时的体温已经完全降了下去。

幽幽醒来,发现只身一人身处密林之中的邵凌株,从地上坐起来的那一瞬间,看到了在不足自己十米远的地方聚堆烧柴的云喾。

邵凌株心中有万千的疑惑,他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鱼塘边突然溺死的女孩究竟是什么人所为?他又为何会这般痛苦?

云喾将清理好的兔肉绑在木棒上的时候,邵凌株上前,一把钳住了云喾的手腕,“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害我?”

云喾一愣,随即便将手中的兔肉往火堆之中一扔,想要甩开邵凌株的禁锢,却发现自己的力道在一个男人面前,终究还是小了点儿。

随即,一双凌厉的眸子向邵凌株迸射而出,“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什么人?”

被云喾这么一说,邵凌株愣在了原地,是了,他现在连自己是什么人也不清楚。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

云喾眸光变得清冷,一把甩开邵凌株的手,转身云淡风轻从火堆中捡起兔肉,双手转动,将兔肉烤的‘滋滋’直响。

“救你不过是想要一个真相而已。”

云喾说着,将手里的兔肉翻了个面儿,“昨晚我分明看到你出现在鱼塘边上,人证物证具在,你还说你不是害人凶手?”

邵凌株此生最恨别人诬陷自己,就算是在栖鹏寨隐忍了这么多年,那也只是为了自己的离身之所在考虑,但是面前这个人不过是个他所不了解的陌生人,对此便没有再隐忍下去的必要了。

“我说过,做事儿讲究个证据,你说我昨晚出现在鱼塘,可我昨晚并没有出门,哪里又能谈得上害人?”

云喾一副早知你会这么说的模样,将手一抬,邵凌株的面前便出现了一副巨大的画像。

感到不可思议的邵凌株,难以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巨大的画像像是被人赋予了魔力一般,一草一叶似乎都在随风舞动着,十分逼真。

“这是阵图,每一个修士最基础的技能之一,你所看到的正是现在发生在鱼塘的事情。”

云喾说着,手指也拢,指尖升腾起一股蓝烟儿,蓝烟儿忽而飘进了巨大的画像之中,画面突然一转,画像变作了一副夜晚的景象。

邵凌株看得分明,那巨大的夜晚画像之中,一道极为熟悉的背影穿梭在其中。

定睛一瞧,邵凌株竟然发现那正是自己,一个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

男人鬼鬼祟祟来到了鱼塘边,此时已经夜幕降临了下来,男人绕过鱼塘,却拐进了一条胡同之中。

邵凌株比谁都了解栖鹏寨的地形,那条胡同中只住了一户人家,正是溺死在鱼塘之中的小女孩的家。

不多时,男人再次出现在鱼塘之中,身后却多了个身着白衣的小女孩儿。

可是邵凌株看得分明,那男人虽然同他有着七八分的相似模样,但是仔细看去,同他却差距很大。

一双晶蓝的眼睛被邵凌株捕捉到,云喾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发现了什么没有?”

骚灵族没有理会云喾,一动不动地认真看着画面,之间小女孩突然自己一人走进了鱼塘,随着时间的推移,水慢慢漫过了小女孩的头顶,消失不见。

邵凌株感到不可思议,他很清楚画面中的那个男人并不是他,但是为何,那个人要变成他的模样去害人呢?

云喾好奇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看你这表情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快跟我说说!”

这时,邵凌株心中已经七七八八大体有了谱儿,但最终的问题他始终还是没有想明白。

对云喾的话也是不去理会,随即反问道:“你给我看这些做什么?”

云喾脸上闪过一丝高兴,“本人云喾,游走江湖四方,一心只愿斩妖除魔,救济天下苍生!”

“邵凌株,其实之前我的怀疑并没有错,你的体内却是有一种力量深埋在其中,我想我能给你解答一二。”

邵凌株听此,突然来而来精神,“快说。”

“北辰州郡的修行者数也数不清,但是他们之间却有着一种严格的等级划分,像你这种连灵草都没吃到几棵的人来说,连最低级的武修士都算不上。”

云喾顿了顿,继续说道:“要想踏入武修,就得不断地征战,不断地靠发掘世间的灵丹妙药,不断地痛苦蜕变成长增强能力。”

“北辰州郡,强者大陆,各派宗族势不两立,强者为天尊,天尊之上无人知晓,之下是武皇武王等各个下派分别,各个阶层十级十级划分,每一级别相差甚远。”

“要想提升修为,出了借住灵丹宝物之外,就要靠自己身的突破了。”

说着说着,云喾便将手中那刚刚烤好的兔肉往邵凌株面前一递,神情突然转变一副讨好的模样,说道:“其实现在我也不太确定昨晚事情的原委,但是我能确定的是这件事儿一定跟你有关系,但也不排除你就是真凶。”

听此,邵凌株心里犹豫了一下,都说这栖鹏寨外面的人进不来,寨子里的人也很少出去,面前这个女孩竟然能够找到这个地方,一定不是她口中简单的济世救俗,定然是抱有什么目的而来。

见邵凌株在面前犹豫了起来,云喾却是将大手一挥,随即扯下一只兔腿,“罢了罢了,你知道你不肯跟我说,但是你别后悔,反正你现在已经是上了船的蚂蚱,难道你就不想找出陷害你的那个人?”

云喾的这番话倒是戳中了邵凌株的心头,明知面前整个人对他使着激将法,但邵凌株还是比谁都想找出那个陷害他的男人。

随即问道:“你有什么办法找到那个人?”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