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丹武帝尊

正文   第1章 灵狐

书名:丹武帝尊   作者:封元华  本章字数:3233  更新时间:2018年06月12日 13:02

栖鹏寨坐落于深山之内,外面的人很难进来,里面的人很少出去。

麻姑今天做了香菇面,是平日里邵凌株最喜欢的,但是当邵凌株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身上沾满了菜叶子。

栖鹏寨里的人对他不是很友好,一个十八岁的俊朗清秀少年,尽管粗布麻衣加身,并不高贵,但有麻姑在,他总是清清爽爽一身干净。

邵凌株不过是想要去寨子东头的鱼塘里捕几条大鲤鱼,改善一下麻姑家里的伙食情况,但不巧的是,碰到了寨子里比他年长几岁,整天游手好闲的人。

对于自己的身世,邵凌株了解的也只是寥寥,也只是知道当年不过是麻姑上山采蘑菇,意外之中捡到了昏迷在树林中的他。

这么多年都过去了,邵凌株心智已经成熟,再不是小时候追着麻姑的屁股,质问他的父母亲到底在哪里了。

在栖鹏寨的日子,他受尽了寨民的冷嘲热讽,这些他都能忍耐下来,但是糟心的却是麻姑和大伯几个人却因为收留了他,而遭到了寨民的排挤。

走到门外,邵凌株眸子暗了暗,抬手拍落了身上沾着的菜叶子,被水浸湿了的衣服却让邵凌株慌了神。

“凌株,怎么不进来?”

麻姑是个四十来岁的妇人,为人敦厚诚恳,岁月这把刀并没有从她身上夺走过什么,至少在邵凌株眼中是这样的。

一双修长的大手伸出之时,院落的门被推开,麻姑十分喜爱的看着走进来的邵凌株,不免赞叹道:“凌株真是越长越秀气了,气质也是好得很!”

邵凌株见惯了麻姑对自己的赞赏,走进院落,到一旁的木桌前坐定,麻姑将一碗香菇面推到他面前,“你的最爱。”

邵凌株在心里哽咽了一下,心里十分愧疚,麻姑从小待他不薄,在他身上什么都是用得最好的,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儿也没有变过。

这时,纪伯伯从山上砍柴回来,满头大汗,一进门吃了碗香菇面便进了屋。

但是,邵凌株却注意到了纪伯伯背篓子里的一只活物。

在栖鹏寨子里,野味儿是一切腥荤的来源,照往常来说,纪伯伯从山上每次回来多多少少都会带点儿山中也味儿,根本不足为奇。

但是今天让邵凌株感到意外的是,此时背篓里装着的却是一只通体纯白,且没有一只杂毛的小白狐。

小白狐一双晶蓝色的眼睛大又透亮,正一眨一眨地透过竹背篓看向外面的邵凌株。

邵凌株一愣,恍惚间整个人像是坠入了那双大眼睛之中,不过只是恍惚一刻的功夫,便恢复了正常。

夜色降临,纪伯伯拿着磨刀石从屋内走出之时,邵凌株心头一愣,问过之后才知道纪伯伯正打算开宰野味儿,打打牙祭。

邵凌株始终忘不掉白日里那双纯净通透且充满了灵韵的大眼睛,但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家里,他是没多少发言权的,他不过是寄人篱下,犹如寄居蟹一般,靠着麻姑和纪伯伯一家生存。

但是今天,邵凌株内心莫名地有些坚定。

趁着纪伯伯磨刀的时候,邵凌株鼓起勇气将背篓的盖子打开,放走了白狐,而这一切都被麻姑看在了眼里。

纪伯伯转身回来,发现白狐逃跑之时,大为观火。

麻姑笑而不语,安慰了一顿纪伯伯之后,便同往常一样洗衣收拾屋子后,趁着夜色早早入睡。

月亮爬上了天际头,此时的邵凌株却失了眠,不知为何,在见过那双白狐眼睛之后,他总觉得心底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纠结着汹涌在心底的是一种莫名的难受。

夜半,窗户打开,一只小小的白狐浑身散发着透灵的光芒,高贵着步子走到窗户下,轻轻一跃,便跃上了窗台。

邵凌株随即一愣,在见到白狐的那一瞬间,从床上惊坐而起,“你怎么回来了?”

白狐左右转了转,随即一动不动地看向邵凌株,继而突然跳进了屋子,一步一步与邵凌株越来越近。

此时,邵凌株心里既是惊奇又是害怕,他不知道这只白狐在这个时候来,到底是何用意。

是对白日里被纪伯伯捕捉而怨恨,还是他放了它一命来报恩来了?

白狐目光倏而凶狠了起来,周身的白气渐渐涌起,邵凌株看得目瞪口呆,一时之间竟忘了思考。

只觉眼前慢慢弥散开一股浓厚的白雾来,邵凌株看着白狐,仿若隐约间看到了另外一幅画面。

一片漆黑残破的废墟之上,几只白鹭匆忙飞过,硝烟弥漫的大地没有一丝的生气,远处废墟之上,一位黑衣少年偏偏而立,神情孤傲清冷异常。

邵凌株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景象是真还是假,却只觉心口突然间撕心裂肺地疼了起来,眼前渐渐恢复,但却被一道刺眼的白光闪到了眼睛。

猛然间低头一看,胸口一片白茫茫,那撕心裂肺的感觉自胸口传来,浑身不断冒着冷汗的邵凌株,在还未从莫名其妙发生的一切之中反应过来之时,却见白狐在他眼前化作了一缕白烟儿,钻进了胸口之内。

疼痛的感觉,是邵凌株从未感受到的一种痛苦。

雾茫茫的天地之间,一只巨大的石头坐落在山峰之巅,那高度是邵凌株怎样也触及不到的。

巨大的石头上,隐约闪现着一些大字,邵凌株努力看去,发现正是一些结构图,顶端至尊二字十分醒目,接下来便是武皇,武王,再接下来的分叉便出现了分支,似乎正是一些人的名字。

邵凌株心头一惊,他似乎隐约着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而自己的名字上方竟然是至尊。

下意识揉了揉眼睛,有些难以置信,慢慢往下看去,心中明白了这似乎正是另一个世界的分阶等级,最低的一个等级也只是修士一级。

但是现在的邵凌株,也只是个小白,要想仰望至尊,感觉是难上加难。

却只觉眼前一阵儿晕之后,整个人倒下不久之后,围绕在周身的白光慢慢散去,夜,再次悄无声息地平静了下来。

天刚蒙蒙亮之时,邵凌株幽幽睁开眼睛,却发现双眼意外地舒服了不少。

窗外的鸟鸣声儿听来,只觉比以往更加清晰了,仿佛鸟儿正是在耳边鸣叫一般清楚。

起身走到桌边,一只小小的铜镜之中,邵凌株那张白皙清秀的面容今天显得格外有精神。

一双晶蓝的眼睛,却让邵凌株突然间瘫坐到了地上。

那双好生熟悉的眼睛,不是邵凌株他自己的,而是昨天见到的那只白狐的。

邵凌株回过神儿来,从地上爬起,仔仔细细透过铜镜,检查着自己眼眶中的那两只眼睛。

抬手揉了揉,心如死灰一般既是震惊又是惶恐。

昨晚的记忆慢慢涌上心头,瞠目结舌地不敢相信着眼下发生的一切,他不明白的是他现在是被白狐附体了,还是被白狐吞噬了灵魂?

“凌株?”

麻姑的声音从房门外响起,邵凌株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他脸上这双眼睛实在是太夺人注意了,若是被大家发现他脸上的变化,指不定会被怎样。

麻姑却在这时推门而进,让邵凌株感到惊讶的是,麻姑似乎对他的巨大变化并不在意,反倒同以往一般,让他上山砍柴,回来好吃饭。

邵凌株连忙应下,趁着纪伯伯还未起床,麻姑正洗手忙活早饭的间隙,拿起背篓便冲出了门。

栖鹏寨最不缺的就是柴了,山上到处遍地都是,邵凌株砍了满满一背篓,头顶之上的太阳渐渐大了起来,到了该回家吃早饭的时间了,但今天的邵凌株却格外的不想回去。

坐在山头的石阶上,飞过头顶的红色蝴蝶,邵凌株仿若能听到他它煽动翅膀的细微声音。

注意到自己的这个小变化之后,邵凌株便开始有些烦躁,神经也紧绷了起来,越是不想听到的声音,似乎只要仔细认真竖耳一听,便能听得个七七八八。

心中纠结着昨晚白狐的事情,邵凌株最后不得不承认和接受这个事实,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平滑无痕迹,仿佛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个梦而已。

起身回到家,纪伯伯已经吃过早饭出去了,麻姑也不在家,桌上是留给他的早饭。

吃过早饭,邵凌株耳边便响起了一道细微的说话声儿,仔细一听,发现正是麻姑和纪伯伯的对话。

邵凌株下意识四下里找了找,在确定麻姑和纪伯伯并不在家的时候,他才最终肯定到自己八成是有了顺风耳,完全是拜白狐所赐。

隔天天一亮,栖鹏寨便传出了一阵儿不小的哭声来,寨子东头临近鱼塘的一户人家的女儿溺死在了鱼塘内,鱼塘边上满是狐狸的脚印。

邵凌株跑去现场的时候,发现确实是大家口中所说那般,鱼塘边上满是动物的脚印,但到底是不是狐狸的,邵凌株心里还不能确定。

但是邵凌株可以肯定的是,向来水性极好的女孩子,尸体突然出现在鱼塘内,定然与岸上这只畜生有关。

但是最终让邵凌株感到意外的是,不知被谁挑唆,大家突然将针锋麦芒转到了他的头上,原因却是前天他出现在鱼塘过。

荒唐无理由的话对邵凌株来说,就是栽赃陷害。

但是,邵凌株心底却是感到心虚,毕竟那只白狐对他所做的一切已经十分令他琢磨不透了,这次出现在鱼塘边上的畜生脚印,他不得不怀疑到了白狐的身上。

麻姑极力向大家解释着,但却遭到了大家的一致责骂,邵凌株心头火气升腾而起,别人骂他怎样都可以,唯独不能这么对待他看重之人。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