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最强小农民

正文   第2章 老子回村了

书名:最强小农民   作者:路远  本章字数:3092  更新时间:2017年02月22日 08:58

  

  《金篆玉函》是上古黄帝所书,大致分为山,医,命,卜,相……统称玄学五术。

  姜太公在昆仑山得到金篆玉函后,利用玄学方术,助周伐纣,使周统治八百年。战国时期,金篆玉函传到鬼谷子手中,鬼谷子苦修山术。而将其中的命术,卜术分别传给苏秦,张仪,孙膑,庞涓。这四个人,无一不是当时赫赫有名的将相之才。三国时期,诸葛亮借助卜术中的《奇门遁甲》助刘备三分天下,明朝刘伯温得到《金篆玉函》帮朱元璋开辟大明江山……

  五千年的流传,今天,金篆玉函落到张辉手中。

  当即,张辉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回家种地。“有了这玩意儿,不信种不好三分地。”

  收拾好心情,张辉回到宿舍,就算被开除了,怎么的也得收拾一下吧!

  见张辉回来,马毕顿时菊花一颤,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农……辉……辉哥。”

  很奇怪,得到金篆玉函后,再看到马毕,张辉居然没有动手的欲望。或许,从这一刻起,在张辉眼中,马毕只不过是一个靠着父亲作威作福的煞笔而已。

  张辉直接无视马毕,从他身边走过,简单的收拾了下东西。随后,把一堆没来得及洗刷的袜子,内裤,鞋子什么的,全丢地上,完了张辉瞅着马毕一脸诚恳的说道:“毕哥,能帮忙洗下吗?一会儿赶时间。”  

  “这……”马毕脸色有些挂不住,想他马毕在学校那也是一号人物,张辉一个农村的杂碎居然叫他洗袜子内裤。但是,人辉哥都发话了,马毕能不答应嘛!

  尤其张辉那一双眼瞅的马毕头皮发麻,深怕一个不答应,下一秒钟张辉就要扑上来了。

  想想,其实洗下内裤袜子也没什么,总比挨揍爽。

  于是乎,毕哥欣然答应下来,蹲地上捡起一堆臭袜子内裤,屁颠屁颠跑去洗刷了。

  “好人啊!”

  看着阳台上马毕勤快的背影,张辉感慨万分,现如今像马毕这么好的人已经不多见了。

  半个钟头后,张辉空着两手在前边走,马毕则大包小包的紧跟在张辉屁股后面,像一条哈巴狗似的,摇尾乞怜,乞讨主人的欢心。

  为了送张辉回家,马毕甚至没去上课,使出吃奶的劲跑到马路上帮张辉拦下一辆面包车,付了车费,千叮嘱万嘱咐,让司机一定开慢点,安全把张辉送回家。

 

  “贴心呐!”

  张辉很是惭愧,拍了拍马毕肩膀。“我张辉何德何能,劳烦毕哥如此奔波。”

  “应该的,应该的。”

  阳光下,马毕挥着小手目送面包车消失在视线当中,满是淤青的脸上写满‘不舍’。

  ……

  到乡里面包车就走了,剩下的路车子不进去,容易剐蹭底盘。

  阳光正炙,山风轻抚,夹杂着一股甘甜的泥土气息扑面而来,宛如少女温润的小手,撩拨的张辉心情舒畅。远离喧嚣的大都市,回归自然,张辉顿觉整个人轻松不少,悠然自在,连脚步都变得轻快。他忍不住冲着这群山大喊:“老子回村了!”

  “回村了,回村了,村了,了,了……”这是大山的回应。

  穿过一道又一道山,前面豁然开朗。

  一条小溪贯穿大片良田,灌溉出一片葱翠盎然的绿意,令人心旷神怡。视野的尽头,一些富有年代色彩的土坯房,稀稀疏疏散落在山脚下。有道是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这便是生养张辉的地方——张家山。

  村头一株千年老樟树,树下一堵矮墙,几间土坯房,那就是张辉的家。

  此时,老樟树下停着两辆越野车,而张辉家门口则积聚了一群人,依稀听到有哭声传来。

  “妈,怎么了?”张辉皱着眉头,脸上满是敌意。

  哭声是从里屋发出来的,是张辉的妹妹张慧的声音。

  张辉母亲叫陈小女,苍老的面孔写满焦急和不安。“不是不还,再宽限一段时间我们肯定能还上……小辉,你,你怎么回来?”

  今天是周一,要上课的吧!

  张辉没回答陈小女的问题,他冷眼瞅着在场众人。“妈,是不是他们欺负小妹?”

“小辉,你这话说的可就有点丧良心了啊!咱今天来是跟你家提亲的,你看你小妹也老大不小了,该谈婚论嫁了。我保证,只要小慧点个头肯答应这门婚事,我张发根绝对不能亏待了她,以后肯定把你妹当亲生女儿对待。再说了,咱都一个村的,好赖这都看得到。另外,就我家这条件,也亏不了小慧,你说是吧!”

张发根是张家村的村长,村里唯一的水库就他们家承包的,一年落不少钱。另外他儿子在外面承包了一个砖厂,外面那两辆越野车,其中一辆就是张发根儿子的。

  整个张家村就只有那么一辆车,多少人巴望着能跟张发根攀上关系,在这偏远山区,山高皇帝远的,一村之长还是很有话语权的。

  门当户对是绝对够了,但是张辉不太喜欢他们一家人,都跟马毕那些城里人一样,仗着自个儿有点钱,狗眼看人低。

  不过这事儿,怎么觉着有点不对劲?就算小妹不答应,也没必要躲屋子里哭吧!另外,刚刚赵小女说宽限一段时间……

  “妈,到底怎么回事?”

  “这……唉!”陈小女长叹一声,脸上尽是愧疚。“小辉啊!这事儿都怨我,爸妈没能力,赚不到钱供你念书,你那八千块学费是你爸朝村长借的。本来说好了等那一栏猪养大了,就把钱还上,可谁知道那些猪突然发病,全死了。”

  猪死了不但没能把钱还上,反而还搭进去不少饲料钱。

  陈小女的良心备受煎熬,就因为八千块,眼看着要断送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她这心里能好受的了嘛!

  听到这个消息,张辉心里更不是滋味。

  八千块,一个学期的学费和学杂费,把爸妈和老妹逼成这样。

  “八千块而已,别说还不还的了,只要亲家你点个头,那八千块权当礼金。另外,我再给你拿一万二,凑个整数,你看怎样?”张慧孝顺懂事,全村人都看在眼里,要是能把她娶进门,甭说八千块,就是八万都值。

  八千块逼的陈小女都要下跪磕头了,可对于张发根而言,八千块不过一句话的事儿,人家压根没把这个数字放在眼里。

  眼前所发生的一幕幕,那一张张的面孔尽数烙在张辉脑海,他第一次意识到钱的魅力。它能够让英雄好汉折腰,也能让脑满肠肥的人渣作威作福,更能让绝大多数的女人趋之若鹜。

  这就是钱。

  既然那八千块钱是因为自己,那就应该由自己来承担。

  张辉缓了缓情绪,央求道:“村长,你看能不能在缓几天?都一个村的,咱也不能跑了人对不对。这样,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我一定把钱还上。再说了,小华一表人才,有车有房,还怕没媳妇嘛!”

  “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张发根皱着眉头不太高兴。

  跟你家结亲那是看得起你,什么东西,推三阻四的,要不是儿子脑子有问题,你想嫁老子都不定答应。“我家小华还用你说,我今天来是替屎蛋来求亲的。”

  张发根有两个儿子,在外面承包砖厂的叫张小华,是张发根的小儿子,帅气多金,年轻有为。他还有一个大儿子,叫张昌华,村里人都管他叫屎蛋,听说是小时候受了刺激,脑子不好使。快三十岁的人了,智商还不到五岁,成天蹲墙角玩泥巴,吸手指。常年累月的吸吮,屎蛋右手食指变得很不协调,比另外一只手的食指要小很多,特白,真正意义上的葱白小手。

  张辉一直以为张发根要他妹妹嫁给张小华,虽然不太乐意,但还能说得过去,毕竟都是正常人。没曾想,张发根居然妄想自己小妹嫁给屎蛋。

  “我去你妈个巴子!”

  “滚!”

  张辉抄起一根扁担把张发根他们全轰了出去。

  什么东西,甭说是八千块,就是八万,八十万,张辉也不能答应这门亲事。

  就屎蛋那蠢货,母狗嫁给他都得哭上一宿。

  张发根吓一跳,忙不迭窜到门外,恼羞成怒,指着张辉臭骂道:“你个小王八犊子!不想结亲也行,还钱。”

  “我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要不把钱还上,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张辉一家人的反应,让张发根大为不爽,像是受了莫大的屈辱一般,嘴里骂骂咧咧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三天后我看你拿什么还。呵呵!还想嫁我们小华,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们家张慧也配得上我小华?”

  “村长,出事了,出事了。”樟树下跑过来一人,猴急白脸的,气喘吁吁喊道。“小华出事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