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通天令

正文   第6章 神秘吐纳法!

书名:通天令   作者:怀古闲人  本章字数:3823  更新时间:2017年10月04日 12:28

  残院寂静,无风无声。

  林慕仙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半拍。

  在魏冲拍出的巨力下,她觉得自己渺小的就像,涛涛大江上摇曳的小舟。

  她也明白,那仅是筑体高手的威势,真正可怕的是那一掌所蕴含的力量。

  但她不知的是,自己之所以能在那股巨力下支撑,那是因为古逸行站在旁边!

  她看着魏冲冲到眼前,吓的眼睛都闭上了,但还是没有闪开。

  忽然就感受到了一股浓重的男性气息。

  一切都结束了吗?

  林慕仙心中猜测,长长的睫毛轻颤,她缓缓睁开了美眸。

  眼前是古坏那熟悉的脸庞,她心跳剧烈加速,脑中嗡的全是空白,有些不明所以。

  “嘿嘿!”

  古坏咧嘴一笑,放开了林慕仙,弄的林慕仙微微垂首,双手不安的搅着衣摆。

  同时在心中嗔怒:这个坏蛋,竟然敢抱我,我看他皮痒了…好奇怪的感觉。

  在她胡思乱想时,忽然看到一颗人头,脑中嗡的一声全是空白,哪还有心思想七想八。

  “古兄这……”林烈率先反应过来,看着古逸行的目光深处,暗暗隐藏着忌惮。

  古逸行那一剑,实在惊艳到了他,同时也感觉这位隐藏的太深了,深到他都有些看不透,看来以前所表露出的实力,根本不是他真正的实力,而他为何又要隐藏自己的实力?

  这让林烈不得不忌惮。

  “林兄,你也看到了,此僚欲杀我孩儿,我斩杀此僚,无外乎想告诉大家两件事。”

  古逸行与林烈私下一直以兄弟相称,林烈既然当众人面喊他古兄,就是将此事放到明面上了,而古逸行则一切随意。

  “哪两件事?”

  林烈皱眉,魏冲好歹是林家教头,家族内讧不处理好,难以服众不说,也容易寒人心。

  人心如果散了,队伍不好带啊,当家人有当家人的难处。

  “第一是想告诉大家,若想害我孩儿,这个人就是下场,没有他例。第二便是,让我受点委屈可以,让我孩儿受委屈不行,否则就要问问我手中的剑。”

  古逸行的声音很平静,正如他人那般儒雅。

  但!

  话中的森森寒意,任谁都听的出来!

  古坏心中憋笑:老爹啊老爹,终于显露一丝了啊,若不是我重新来了一世,我怎能看到你霸气凛然一面?

  当年林家被灭,你身为筑体修士,生生跨一境之地,连斩数名后承境的强者。

  若不是我后来道听途说,我都不晓得,你居然这么厉害,瞒了我一世,还想瞒我二世不成?

  林烈侧目看着古逸行,相处十几年的老伙计了,他认为他很懂古逸行。

  他也知道古坏是古逸行的逆鳞,但不知道古逸行竟会有如此狠辣一面,杀人就像随手折了一只花那般平常。

  狠辣或许只是一面,真正让林烈忌惮的是,古逸行骨子里藏着的那一股子霸气!

  那绝对不是一个落魄修士所能拥有的霸气!

  儒雅的模样,完全是装的,也或许一切都是假的!

  居养气!

  只有在大环境下,久居高位,才可能养成的霸气!

  他忽然发现,古逸行就是一个秘,一个他看不透的秘!

  还有古坏,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小家伙,他也发现自己看不清了。

  同时他也明白,刚才古坏看向自己的眼中,为何会有淡淡的失望了。

  那是因为自己没有当即出手而失望。

  小小年纪,筑气修为,因一语不合,就想要筑体高手的命!

  这是何等的魄气!

  林烈沉默,想起了古逸行带着妻子,妻子挺着个大肚子,夫妻两人风尘仆仆,来到林家时的落魄情景。

  他回忆往事,就是想从中,看看有什么端倪。

  残院又无声。

  这对父子都是猛人!

  众人瞳孔收缩,在心中感慨。

  小的一言不合就要出手杀人,老的一言不发就真正的杀人!

  老的少的都生猛的一塌糊涂。

  这对父子不好惹。

  众人都很敏感。

  “小坏。你给大家解释解释,刚才那么庞大的天地灵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直接将魏冲之事省略过去。

  “什么灵气?我不明白。”

  古坏自然不会告诉他们,那是自己凝聚的天地灵气,因为在他们认知范围中这事太惊世骇俗,所以为了不引起其它麻烦,也想不出好的糊弄方法,就直接装傻充愣。

  同时对林烈悄悄的眨了眨眼。

  林烈心领神会,冷冷的喝道:“都听清楚了吧?还不给我散了!”

  众人嗅觉敏捷,知道魏冲之死,已经揭过了。

  他们都知道,林烈不可能为一个死人,而发难一位真正的高手。

  但却没想到,林烈居然完全不顾他人感受,直接将此事给揭了过去。

  只有一点可以说明。

  那就是古家父子二人,值得让林烈这么做!

  关于灵气之事,虽然有人心中不服,却忌惮古逸行不敢造次,三三两两灰头鼠脸的散去,不得不说古逸行那一剑,具有很强的威慑力。

  毕竟实力才是硬道理。

  “坏儿,你身上的血污,到底怎么回事?”见众人都散去,古逸行也没把林烈当外人看,直接询问。

  古坏闻了闻身遭的血臭味,咧着嘴笑了笑道:“没事,一不小心,洗了下精,伐了下髓。”

  说着摆了摆手,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之所以古坏表达的这么风淡云轻,就是不想让他们担心。

  想起先前修炼导致浑身溢血,差点经脉寸断而死,让大帝级别的古坏,现在都心有余悸。

  洗精伐髓!

  还一不小心!

  古逸行、林烈、林慕仙三人顿时无语,林慕仙更是翻了翻白眼,洗精伐髓有你说的那么容易么!

  “咳咳。”感觉到他们异样,古坏轻咳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一不小心吹大了。

  本性不泯,哪怕古坏活三世,对自己亲近的人,也是这般放松。

  “对了林伯父,刚才那灵气是我师父弄的,也就是助我洗精伐髓…精纯己身,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

  古坏当即转移话题。

  “你什么时候有了个师父!”三人异口同声。

  “不然我怎么会炼药?”古坏摊摊双手,接着小声道:

  “我师父不喜欢世俗事,所以不想让我透露他的行踪,甚至连他名字都不行,所以别指望从我这里打听什么。告诉你们我有个师父,他老人家若知道了,肯定会对我吹胡子瞪眼,你们千万得帮我保密。”

  言毕,古坏一副你们懂得的意思,自顾自欣赏三人脸上的表情。

  高人都喜欢闲云野鹤…游戏人间,这位绝对是这样的神秘人物。

  不然怎可能炼制的出那般药液?

  林烈与林慕仙已然认可古坏所说的话。

  “你小子什么时候会炼药了?”

  古逸行看着林烈二人恍然大悟的样子,感觉自己好像是圈外人,似乎有些吃醋,语气也不能平淡了。

  “我这不是想等成丹后再告诉老爹你吗?这还不是想给你个惊喜么。”

  成丹有你说的那么容易吗?

  三人顿时又有些无语。

  “你们随便,我去洗洗。”

  直接丢下三人,古坏一溜烟儿,跑的没影了。

  “这小子,真是个猴性,让林兄笑话了。请!”

  古逸行说着作请势,二人并肩而行,林慕仙走在林烈侧后。

  “古兄呀!你瞒的我好苦。”林烈答非所问,瞥了古逸行一眼,显的漫不经心的道。

  没等古逸行答话,林烈又言:

  “古兄你我兄弟相交多年,愚兄虽然痴长一两岁,却还没有老眼昏花。”话语一顿,“莫非你我兄弟二人,还有什么不能说?”

  古逸行一脸肃穆,对着林烈抱拳躬身,林烈顿时慌然无措,连忙将之扶起,“古兄你这是何意?”

  古逸行看着林烈,良久之后才开口:

  “逸行夫妇,当日落魄至此,得蒙林兄收留,这些年来林兄对小儿,也是照顾颇深。我夫妇二人,深念林兄大恩大德,这些年来逸行也是战战兢兢,希望多带出一些出色弟子,为林家壮大力量。”

  “有些隐情的确难以启齿,但我可以保证的是,绝无危害林家之意。若违此言,天地可诛!”

  林烈动容,一把抓住古逸行手腕,脸露不忍道:“何苦说出这等诛心之言?”

  一旦成为修士,冥冥有因果缠身,但凡说出以天地为证的话,若是违背了当初意愿,会遭遇冥冥中的东西暗自抹杀。

  若不是真无此事,修士断然不会,说出让天地为证的话。

  而林烈的心,也终于因古逸行所言,稳稳的放回了肚子中。

  古逸行心中苦笑,可以理解林烈,并没有说什么。

  “贤弟,你我颇为投缘,反正早已以兄弟相称,不如真个就结为异姓兄弟如何?”林烈突来奇想。

  “好!”

  古逸行重重应道,他外表儒雅,性子却颇为直爽,更何况林烈这人,除却一些缠身俗事外,也深对他的脾气。

  林烈的眸子大放光彩,二人同时放声大笑。

  “慕仙你速速去通知众人,三日后为父和你古叔父,要结为异姓兄弟,我要全城都知晓此事,当日我要大摆筵席,喝他个三天三夜!”

  “好!喝他个三天三夜!”

  确定古逸行等人走远了之后,古坏悄悄的又回到了残院中,没有管院子中的满目疮痍,直接跑到房中盘在床上。

  良久后他睁开眸子。

  “是了,除了那种神秘吐纳法,所有的吐纳法我都不能修炼。”

  “这种神秘吐纳法,在我经脉险些寸断时,自动出现在我脑海中,难道是通天令传给我的吗?”

  “这种神秘吐纳法,我还未完全掌握,虽然只窥得一斑而已,便可以比拟大帝吐纳法了,真正掌握之后那不敢想象!”

  当时,古坏依照大帝吐纳法修炼,每次凝聚的气都会无故散去。

  在他反复尝试后,全身经脉鼓胀,差点爆体而亡时,一种神秘的吐纳法忽然出现在脑海。

  而后,他小心翼翼,依照这门神秘吐纳法修炼,身体的伤势渐渐好了不说,初次尝试便让原本筑气初期的修为,一下子晋升到筑气中期。

  古坏沉吟了片刻,立马开始参悟神秘吐纳法,因为按照时间推算,方家马上就要发难,只有将修为提升起来,才能做到自保,乃至灭掉方家!

  随着古坏一吐一纳,他的胸膛一起一伏,直接从天地中,吸进磅礴的灵气,吐出许多浑浊气,完全不需聚灵诀做辅了。

  而他斩出的气,之所以能伤筑体修士,就是因为神秘吐纳法的缘故。

  仅仅展开一丝神秘吐纳法,不仅来了一次洗精伐髓,也将他体内聚的气凝练了不少。

  不然凭他先前所凝练的气,连筑血修士的防御都破不开,更别说向魏冲那等筑体修为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