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通天大帝

正文   第3章 通天令!

书名:通天大帝   作者:怀古闲人  本章字数:4043  更新时间:2017年10月01日 09:49

  当精血全部渗入残片时。

  古坏感到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这块未明材质的残片,就像变成了自己血肉,成为了自己身体一部分。

  嗡!

  古令残片忽然发出耀眼的光芒,以古坏如今的修为根本不能直视。

  紧接着,古坏脑袋一歪,不甘的昏死了过去。

  白光犹如彗星划落,一闪之后消失不见。

  夜已深。

  林家家主林烈的房中,林慕仙将一瓶药液,递给林烈后,将古坏炼药之事,尽数叙述了出来。

  “慕仙,你说,这药液,乃是古坏所练?”

  林烈小心翼翼的握着药瓶,听林慕仙讲述古坏炼药,就像在听天方夜谭似的。

  林慕仙点了点头。

  “慕仙,你说,这药液,比方家要好很多?完全不是同一个档次?而且最低有八层几率让人筑气?比许多筑气丹都还要好?”

  林烈感觉整个人都有点晕头转向,说话一顿一顿,显的小心翼翼。

  林慕仙又点了点头。

  像林家的筑气液,一般有三层的几率让人筑气,但方家的筑气液有五层的几率让人筑气。

  就是这两层之别,却几乎给林家,带来毁灭性的打击,不难想象筑气液对修士的诱惑有多么大。

  普通筑气丹有七层,高级筑气丹有八层,顶级筑气丹则有九成几率。

  而古坏炼制的筑气液,起码有八层几率让人筑气……林烈失态也实属正常。

  “慕仙,你说,这药液……”

  看见老爹呆头呆脑的样子,林慕仙终于忍不住噗嗤一笑,打断了林烈后面的话。

  “爹!这一切都是真的。这药液就在你手中,你还怕它飞了不成吗?”其实这种种事情,让林慕仙都还有种,如在梦幻中的感觉。

  “不是,慕仙,你快给我说说,古坏到底是怎么练的?”

  “我不是已经给你说过一次了吗?”

  “说了吗?你再说一次。”

  林慕仙翻了翻白眼,却还是没有落下一丝遗漏,完完整整的重新讲述了一遍。

  “天才!古坏这小子绝对是天才!我怎么都没发现呢!这小子隐藏的也太深了吧!”

  最终,林烈感概,重重吐出一口气,这口气最近可把他憋坏了。

  他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立马变的生龙活虎,昂首挺胸的向门外走去。

  “爹你去哪里?”

  “走!一起去找古坏这小子去。哈哈!”

  林烈大笑,意气风发。

  林慕仙嫣然一笑,快步跟在林烈背后,忍不住的向古坏住的方向望去,美眸中波光流转,心里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不用嫁给方坤明那个混蛋了。

  古坏因为要给林慕仙陪练,所以在他能自理的时候,就一个人居住林家内院中。

  现在古坏居住的院子内,何庸之正焦急的徘徊在原地,他敲了几次门,见没有回音,不由的心急如焚了起来。

  “古大师,古大师,你在吗?”

  何庸之又小心翼翼的敲了几下门。

  依旧没有回音,不由抓耳挠腮起来,不断在原地徘徊。

  “何供奉?”林烈刚进院门,看见上蹿下跳的何庸之,不由发出疑问。

  “啊!家主啊,家主你来的正好……”何庸之挠了挠脑袋,有些话不知道怎么说,不觉有点尴尬。

  “你深夜来此…这是……”林烈有些不明白。

  看着何庸之急不可耐的样子,林慕仙双肩微微抖动,忍着笑道:

  “爹。何供奉深夜前来,是想和古坏探讨探讨炼药之术,人家自由行动要你管呢!”

  想起在试验出古坏所练的药效后,何庸之像个老小孩似的嚎啕大哭,神神叨叨的说要拜古坏为师,然后拉着自己迫不及待的找到这里,这种种让自己苦笑不得的场景。

  林慕仙忍不住的就想发笑。

  同时也不得不维护一下,这个老小孩一点脸面。

  且不论他一直在给林家炼药,单指他那一心钻研炼药的痴情,都不由让林慕仙肃然起敬。

  “哦!”林烈应了一声,经过林慕仙‘提点’,心中已然明了,忍不住向何庸之多看了几眼。

  心中莞尔,“这个老顽固……”

  “古坏。”林烈上去拍门。

  依然没有反应,这时何庸之言道:“我敲了好几遍门了,古大师不会没在家吧?”

  说出‘古大师’三个字时,何庸之不觉老脸一烫,恨不得挖个洞给自己埋进去。

  林慕仙与林烈对视一眼,同时哑然失笑。

  咚!咚!咚!

  林烈继续敲门,依旧没有回音,林慕仙心思玲珑,皱了皱秀眉,担忧道:“炼完药后,我见古坏,脸色白的吓人,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轰!

  宛如醍醐灌顶般,三人的身体不约一颤,林烈厉声道:“不能有失!”

  砰!

  林烈一掌拍开木门。

  “千万不要出事。”林慕仙在心中祈祷。

  三人蜂拥而进,屋中漆黑无光,却能隐隐捕捉到,有一个黑影躺在床上。

  林慕仙掌灯,何庸之检查古坏身体,林烈焦急的来回踱步。

  “精血亏损,精气不足,导致体疲人惫,昏迷了过去,待我去取点益气补血的药来。”

  何庸之说毕,快速向炼药房冲去,留下父女二人,相顾心忧。

  来回三次,何庸之取来大量益气补血的药来,古坏的脸色终于恢复了一丝血色。

  于是,三人守在古坏床前,静候古坏苏醒。

  次日,天明。

  古坏缓缓睁开双眼,一阵头痛欲裂袭来,让他差点又昏死了过去。

  “林伯父,慕仙姐。”望着眼前人,古坏瞬间理清了头绪,知道林烈来此何意。

  林烈与在林家当教头的古父,私下里一直以兄弟相称,在没有众弟子的时候,古坏便称林烈为伯父。

  至于何庸之,古坏还是瞅了他一眼,不过并没有与之交谈的意思,而何庸之也很识趣,静静的站在一旁,乖巧的就像学生敬畏夫子一般。

  “小坏,你没事吧?”林烈一脸担忧,和蔼的问道。

  “没事,就是炼药时,浪费了太多精力,体力有些不支,不知何时昏死了过去,没想到惊动了伯父。”

  古坏姿态放的很低,以前他十分尊敬林烈这位伯父,而林烈也经常细心教导他。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对于有恩于己的人,哪怕古坏成就再高,也不会忘本!

  “原来如此。”林烈恍然大悟,旋即微笑言:

  “你这次可为林家出了一份大力,说是力挽狂澜也毫不为过,伯父来观望侄儿,理所当然,理所当然。”

  说着拍了拍古坏肩膀,高兴之情溢于言表。

  “林家有难,义不容辞。”古坏想要说的铿锵有力些,却显的中气有些不足,接着大口喘息了几下。

  古坏一心系在残片之谜上,故此只想着草草解决眼前事,并没有多说的意思。

  林烈自然看出了古坏不适,当即说了几句关心的话,表示来日再来看望古坏,便走了。

  “慕仙姐。”

  林慕仙在林烈面前,显的异常的乖巧听话,有林烈在此她没多插话,现在林烈既然走了,她当然要随林烈而去。

  但她却没有想到,古坏会唤她留下,心中当即一喜,表面却没有什么,反问道:“怎么?”

  “此事还是不要声张的好。”古坏显的有气无力,重新躺在了床上,疲惫的闭上了双眼。

  “知道了。”林慕仙心思敏锐,立刻明白古坏所指何事,应了一声后,目露关切之色道:

  “你好好休息,养好身子了,还要陪我练功呢。”

  古坏微微一笑,并没有回话,林慕仙回望了一眼,也消失在了晨曦中。

  “你怎么还不走?”古坏闭着眼睛,声音有些生硬,并不是所有人,都值得让他和颜悦色。

  “我……”何庸之欲言又止,有些局促不安,就像回到了他初学炼药时面对老药师的样子。

  “但说无妨。”似乎察觉到了何庸之的不安,古坏的声音多了一分温和。

  何庸之沉吟片刻,似乎在组织语言,目露肃穆之色,言辞明晰道:

  “小老儿活了一大把岁数,从未见过如大师那,行云流水般的手法。小老儿自知才情疏浅,却万分仰慕大师之才,求大师收我为徒。不求传授炼丹之术,只求可以侍奉大师左右,于愿足矣!”

  说着对着古坏深深躬身。

  古坏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也不知何时靠着床头坐了起来,望着何庸之虔恳肃穆的模样,心中没有半丝异样的情愫,似乎铁石心肠道:

  “你自知天赋不佳,又何必执着于此道,此道并不适合你。更何况我并没有收徒意。”

  这话听着诛心!

  犹如五雷轰顶,何庸之面如死灰,浑身哆哆嗦嗦,形如枯槁般,木讷的向门外走去。

  望着何庸之那似乎一下子伛偻了不少的背影,古坏眼中并没有一丝情感,这个世界的残酷,当世人没有人比他还了解。

  晨曦几乎要将何庸之的身影遮掩。

  古坏那平静的声音,缓缓向何庸之荡去。

  “天道酬勤,勤能补拙。”

  古坏明白自己始终要远离,传授何庸之一些炼丹之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也可为此让林家多一丝底蕴。

  嗯?

  何庸之死灰般的眼睛,一下子迸出耀眼的光彩,他快速返回房间,望着古坏激动的说不出话。

  古坏平静的看着何庸之,无波无澜的道:“这世间最不缺的就是天才,而缺的便是那一颗…不屈不挠的心!”

  “弟子受教了!”

  何庸之沉思良久,似乎抓住了什么,以弟子礼,对着古坏再次躬身,言语诚恳至极,

  一个长者对着少年行礼,少年堂而皇之的受之,这么荒诞至极的事情,却丝毫没有违和感的出现。

  且不说古人有言“达者为师”仅谈古坏活了那么久的岁月。

  论丹术,论资格,论岁数,随便一条,都可让古坏,受之一礼!

  “我累了。”古坏摆手,平躺了下去。

  何庸之缓缓退出,轻轻的将门掩住。

  初阳腾起,金辉遍野。

  “怎么会不见了?”

  古坏四处寻找,没有找到残片,望着屋顶喃喃道。

  他心中明白,林烈、林慕仙,根本不会随便拿他房中东西,就算拿了也会告知他一声。

  古坏阅人无数,自然知道何庸之这个人,同样不会拿他东西。

  那么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古令残片自己消失不见了。

  “难道?”

  古坏沉吟,心神一动,当即放松身心、冥守本念,使自己念识,尽数回归本体。

  进入“宁守空虚”之地!

  宁守空虚,就是将自己五官六识,全部回归本体,从而探查己身。

  若是达到了后承境,根本不必这般麻烦,可以随时自由探查己身。

  不过目前仅在,先筑境第一阶筑气阶的古坏,想要探查己身当然达不到那随心所欲的地步……

  轰!

  古坏身体一颤。

  因为他竟然在自己的识海中,“看”到了一块巴掌大的古令!

  古令并非实质物,乃是一道透明虚影,而那块残片则补上了虚影一角。

  虽然古令仅是一个虚影,却让古坏心神巨震,因为那股浩大的意志,让他贴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

  嗡!

  古令虚影发出无尽光芒,光芒暖洋洋的很温和,古坏并未感到一丝不适。

  通天!

  两个龙飞凤舞般的古字,显现在古令虚影上,古坏的五官六识一下子被迫了出来。

  “通天令!”

  古坏睁开眸子,心中的震撼,无以言表!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