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傲武星辰

正文   第3章 一报还一报

书名:傲武星辰   作者:夜龙魂  本章字数:3925  更新时间:2017年06月21日 15:16

“追上他,快,别让他跑了! 这乞丐一日不死,就一日是我关趔的心头大恨!”

凌阳焦急爬上了岸,往森林深处而去,他跟关趔等人隔了一条河,不会这么快被追上,然而关趔等人的声音在他不远处传出,他们已经追上来了。

“你去那,你到那儿去,你跟着我!”关趔也开始急了,一个乞丐,竟然在他手里逃脱,这要是说出去,他非得惹来众人嗤笑不可!

凌阳躲到树后,关趔从他身旁而过,凌阳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拍着自己的胸口,他可不像那些弟子们,那些弟子是修炼过的,体力自然比凌阳要好。

凌阳转过身,刚好从树丛里钻出一个弟子,他带着诧异的目光看着凌阳。

“哈哈,乞丐想跑,让我给逮着了吧!” 这人手中握剑,一脸诈笑,他伏下身子,双目死死盯着,准备给凌阳来一击必杀。

凌阳将衣服丢开,露出被衣服包裹着的剑。

“剑?你哪来的剑?臭乞丐,这是王峰的剑,你把他怎么了?”他焦急的脸上带着愤意,剑上有残留的血迹,此人当即反应过来,“臭乞丐,你竟然把王峰给杀了,我要给兄弟报仇!”他挥出了剑。

凌阳不会使剑,他抬剑挡在身前,自己则闭上眼睛,那人的剑砍在凌阳的剑上,只听叮一声,刺耳的声响,凌阳睁开眼睛,自己的剑没断,断的是对方的剑。

“怎么会?我的凡级下阶的剑啊!我知道了,你手上的剑绝对是凡级中阶,给我送上来,我饶你不死!”此人带着炽热的目光,朝凌阳步步紧逼!

“别过来,别过来!”凌阳使劲摇头,本能驱使着他挥出了剑。

一道血飙射而出,但是全部飞进了凌阳的剑中。

此人豆大的眼睛,怔怔得看着凌阳跟他手中的剑。

这世上哪有剑会如此诡异?绝对是把魔剑!

此人大声喊叫起来,他身上的血,像是源源不断朝凌阳的剑上而去。

很快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只见他整个身体软倒在地上。

“声音是在这里,快来!”关趔的声音在凌阳耳边响起,凌阳不管此人,将剑一收,此人身上的血也停止不再流,已经溅出来的血早已进入了剑中。

凌阳躲到一旁的岩石边,仔细查看。

“好兄弟,是谁把你害成这样,我绝对不会放过他!”关趔朝天咆哮,他脸上的青筋爆起。

凌阳看着关趔的表情,又是惊喜又是惧怕,惊喜的是,自己终于能报之前的仇,惧怕的是,这关趔必然会对自己不死不休。

一想到之前,凌阳被这群人挨打辱骂,生不如死的场面,凌阳便气得压根直咬,他恨不得啖他们肉,饮他们血。

如今现在,俩人非死即伤,这不正是自己要的结果吗,但是还远远不够,若不将这群人全部击败,自己永远没有好日子过!

这一刻,他仿佛化身为了一头饥饿的狼,时刻准备着对他的猎物进行致命一击。

“关趔,绝对是那乞丐干的,这里除了他没有别人了!”

“是啊关趔,我们这里只有你快要达到聚意期了,也只有你能对付他了!”

聚意期,凌阳自然知道聚意期意味着什么。

修炼之途,必先以修身、养气、凝神为始,这一般需要十几年的时间, 但是那种天才的弟子,七八岁的时候,便可以开始进行凝神了。

凝神之后,便是修意的开始。

修意,意之始,分三大期,聚意期、汇意期、凝意期,此三者分三阶九段。

意之中,也分三大期,分别为变意期、幻意期、化意期,依然是三阶九段。

意之后,分四大期,炼意期、破意期、灭意期、涅意期,此为四阶九段。

但这还不算完,意之后,是强者之路,是无上之途。

这些,都是听先生讲的,凌阳闲来无事,就去听书,听得多了,就懂的多了。

对方是即将到达聚意期,又不是真正的聚意期高手。

这场战斗,必须打,但是绝不能一挑三!

凌阳蹲下身子,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将自己乱窜的心稳定下来,之后,他朝着某个方向,疯似得冲了过去。

“他在那儿,快追!”

关趔勃然大怒:“找死!我会拿你的尸体祭奠我兄弟。”他手中掐印,全身青筋暴起,嘶着牙,如一头猛虎一般,朝凌阳蹿去。

凌阳着实吃了大亏,他先前也见过关趔使过这招,这招的名字叫<猛虎行>,凌阳也偷学过,但是从没有尝试过。

眼看就要被追上了,凌阳学着关趔的样子掐印,脑袋突然嗡嗡作响,凌阳开始加速,竟然隐隐与关趔拉开了距离。

<猛虎行>果真好用,凌阳窃喜。

关趔的速度慢了下来,凌阳则越来越快,他此时感觉自己的脑袋转不过来,但是他非常喜欢这种感觉。

等到关趔等人被他甩开时,凌阳才反应过来:这停下来的手诀该怎么掐?

眼看快要撞上树根,凌阳决定反着掐印,这一掐,竟然令他倒着跑。

所幸的事,他腿脚开始无力,背摔在地,凌阳不得不庆幸自己。

“臭乞丐,跑哪去了?我明明看见他是往这里跑的!关趔,你看见没?”

关趔冷着脸,死死握着手中的剑:“这乞丐竟然敢偷学我的家族秘术,我非杀了他不可!”

凌阳在一旁自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跟在几人后面。

关趔一直走神,殊不知,他已经跟另外两人岔开了路。

相隔不是很远,凌阳一直等待着时机。

对于一个乞丐来说,最多的就是时间。

他们可以饿一天肚子就为了等一顿饭,也可以为了一只猎物等上几天的时间。

终于,凌阳看不到关趔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狼开始行动了,而猎人,却不知道狼在哪!

“出来,给老子混出来!”两个弟子用剑挥着草丛,想把凌阳给逼出来。

“是在找我吗?”凌阳转身,双目对四目,凌阳的目光炽热无比,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能跟宗派的弟子正面相对。

这些弟子是什么人?他们个个,都是从大家族中出来的杰出弟子, 是宗派为来的骄傲。

而凌阳呢,他只不过是个乞丐,何德何能,能与这些正宗弟子一战。

而这也是最令凌阳感觉不爽的地方,只许正式弟子杀人,却不许乞丐反抗,这就是宗派的规矩,今天他要打破这个规矩,只为报复。

俩个弟子抡起袖子,嘴里咿呀大吼:“跟他拼了!”

凌阳心想:对方俩人,自己一人,绝不能硬拼。

他在剑上一掰,将一块剑刃掰了下来,砸向其中一人。

“臭乞丐,竟然放暗器!”那弟子被剑刃刮伤,受了一惊。

凌阳嘻哈一乐:“来打我啊!”扔泥巴石头是他强项,扔剑刃倒是头一次。

“老子活剥了你!”另一弟子叱道,他的眉毛挑起,作出劈砍的姿势。

“去!”又一块剑刃飞出,砸在了他的手臂之上。

凌阳游走不定,一直将最后一片剑刃扔出后,两名弟子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你们俩混蛋跑哪去了,害老子好找!”关趔的声音传入凌阳的耳朵里。

凌阳暗道不好,他正要逃跑,想起地上以及两人身上还留着残剑,若不找回来,这剑不就得落到关趔的手上了吗?

凌阳刚想去捡,关趔从树丛中撞了出来。

“你……”关趔的声音带着极度的愤怒,“伤我兄弟,我要你不得好死!”关趔怒了。

但是凌阳更怒,这一切都是他们应得的!但是现在,他更想知道真相,凌阳冷下脸,沉声道:“那你来试试,还有,我问你,钟清为什么要让你们来对付我,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哈,你想知道?见鬼去吧!”

关趔的话,加重了凌阳的愤怒,他死死握着剑柄,剑柄开始颤抖,发出强烈的光芒。

四面八方的残剑开始颤抖不已,凌阳抬起剑,地上以及俩弟子身上的剑刃全部飞回了凌阳的剑柄之上。

“意?你竟然是聚意期高手?不对,不可能?你是我的手下败将,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达到聚意期!”关趔目光躲闪,他在恐惧,但很快,他将目光重新转回了凌阳身上,他露出邪异的笑容,“你在骗我对不对,这是你设好的局,是你变得戏法,想让我害怕,没门,我才是即将要踏入聚意期的人,而你是个废物乞丐!”

关趔的话,如同利刃刺透凌阳的心脏,凌阳沉声道:“叫我乞丐可以,但是别叫我废物!”

“哈,废物急眼了,让我看看,你那变戏法的本事,在我面前不起作用!”

凌阳重声呵斥道:“我再问一边,钟清为什么要你来害我?”

“为什么?你个废物,也不问问你自己做了什么,玷污了钟清师妹的清白,别说我想杀了你,全宗的弟子都想杀了你,你就是个废物,垃圾,死才是你的归宿!”关趔一口一句废物,令凌阳躁怒不已。

“你不说,好,我自己去问!”凌阳掰下了一块剑刃。

“问?哈哈,你也配见到钟清师妹,不过很可惜,你没机会了,因为今天,你会死在我的剑刃之下!”关趔气势鹏发,手中掐印,脱口而出,一手拳,一手剑,怒气昂然,肩发随风飘舞,宛如一头雄风凛凛的凶狮,他憋着劲势,脸红的像猴桃一般。

忽然,关趔的拳头带着风劲,朝凌阳砸来,又挥舞着剑,朝凌阳斩来,他的招式凌乱,而这也是他的意图,以狂风骤雨的攻击,打的对方毫无还手之力。

“看见没有,这就是我的强大,你给我去死吧!”

凌阳摇头叹息,这招<虎势拳>力量虽大,但是看上去满是破绽,也许是关趔练得不到位。

关趔近在咫尺。

他甩出剑刃,射在了关趔的眉间。

关趔后仰倒下,身体抽搐不已。

凌阳来到关趔身前,冷哼道:“这种招式,老子三岁就不玩了,还那么多废话,给你一镖算是好的了。”

关趔忽然睁开眼睛,他的手往地上一拍,跳了起来,凌阳受了一惊,往后退了几步。

关趔铁青着脸:“乞丐,你竟然能破我的招式,但是这一次,你没有机会了!”关趔又开始掐印,他的头发再一次飘起。

“虎风掌?”凌阳心惊,凌阳又飞了他一片,这次是脸上。

不知为何,这剑刃在凌阳手上,变成了指哪打哪的暗器,远比那些泥巴石块好用多了!

“你好狠毒!”关趔颤抖着手,指着凌阳,“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使用我平生所学最强的招术,你受死吧!”关趔的手一直掐着诀,但是他的动作一直在重复着,他脑袋上的汗珠开始滚落下来,眼睛时不时瞥着凌阳。

凌阳很是诧异,他打量着关趔,关趔的招式,凌阳看了不少遍,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暴露身份被他们捉住的原因。

刚好,他在凌阳面前掐印,凌阳也可以偷偷学,凌阳的其中一个本事,便是过目不忘,这关趔一直掐重复的动作,无疑是更加方便凌阳学习进步。

“受死吧!”关趔迅速掏出怀里一张符纸模样的东西,丢在凌阳,凌阳急忙躲开,符纸在凌阳身后爆炸,余波几乎快将凌阳震倒在地。

还有手段?凌阳大为失色,使劲掰下剑上的剑刃,朝关趔扔去,关趔用剑抵挡,一手丢符纸,双方来回。

直到凌阳剑柄上的剑刃全部丢光时,关趔才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凌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握着手上的剑柄,开怀大笑。

这时,一道虚弱的声音从剑柄上响起:“小鬼,玩够了没!”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