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傲武星辰

正文   第1章 无双宗

书名:傲武星辰   作者:夜龙魂  本章字数:3380  更新时间:2017年06月16日 23:29

重峦叠嶂的山岭,宛如一头头匍匐着的巨兽,准备着伺机而动。

长啸声从山上吼出,惊起无数的椋鸟朝大山深处掠去,椋鸟飞过的山涧、山壑之中,有一座座古老的建筑。

无双宗,是方原百里之内最大宗派,这里也是每个少年少女的梦想。

在一边,十三四岁模样的少年闭息养神,中间,十五六岁的练着剑法,十七八岁的则全身被淡金色的光所包围着。

至于十二三岁的稚气少年,在树荫下朗诵。

朗诵一会儿,一个稚嫩的少年眨巴着黑亮亮的大眼睛,问道:“先生,什么是意?”

胡子发白,带着一副老花镜的老人举起戒尺,在少年的头顶上轻轻敲了一下:“这意讲过多少次了。”指着少年身旁的少女道:“尔等来告之!”

少女嗔笑道:“意就是我们的思想,思想越强大,意就越强大,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你真是笨蛋!”

少年朝少女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少女哼了一声,坐回了地上,少年又转过脸摸着头:“可我还是不懂!到底什么才是意?”

教书先生握尺的手负于背后,徘徊几步:“这意,便是尔等看不见,听不见,却能真真实实感觉到的存在。” 竖起二指朝着头顶摇摆:“尔等可看见天上的椋鸟,其双翼对于吾等便是意,若是给予尔等一双翅膀,尔等可否愿飞翔?”

几个少年摇摇头。

教书先生叹了口气:“汝子不可教也!”

一群少年摇头晃脑,笑朗道:“粪土之墙不可朽也!”

“嘿,哪学来的嘴皮子,看吾不打尔等!”教书先生抡起了袖子,作开打姿势,少年们哄堂而散。

离这不远处,有间茅草屋,是少年们为了逃避先生的戒尺,而常来地方。

但是现在,茅草屋外一地的鲜血,少年们惊恐逃开。

“还嘴硬不嘴硬,敢偷看本少爷练功!”随之响起了拳打脚踢的声音,随之而来的便是哀嚎声。

“臭乞丐,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又是一阵阵哀嚎。

蜷缩在角落里,一个穿着邋遢的少年浑身染着血,大口喘着气,他沾满泥水的脸上,有着一双无比空明的眼睛,他死死盯着面前五个人。

他打不过他们,只是因为,他是个乞丐,而这里的人,无不是富家公子,天资聪慧之人,他一个乞丐,凭什么能进这里?

“放开我来!”提着剑的少年,来到乞丐少年的面前,扯着乞丐的头发,恶狠狠道:“别以为你进了无双宗,别人就不敢动你了,告诉你,少爷我捏死你,跟捏死只蚂蚁一样。”

乞丐少年迷惑不已,他很是不解,为何偏偏自己要遭受这种重罪?

他刚想解释,提剑少年狠狠将乞丐的脸,对着石墙碰了过去,一时间乞丐口鼻喷血。

“跟这乞丐说什么废话,赶紧宰了!”另一个少年眼睛躲闪,时不时张望着门外。

“不行,不能这么便宜放过他,我记得你们一会儿是要去取剑吧?”拿剑少年冷笑一声,他的笑,让乞丐不禁往后缩了缩,少年一把将乞丐抓了回来,笑道:“干脆就拿这小子祭剑吧!”

“祭剑?好啊!正有此意!”几个少年哈哈大笑,他们看乞丐时,将他当做待宰的羔羊。

所谓祭剑,便是将人或兽的血液浸入到剑中,这样而成的剑,必定比寻常的剑要坚实、锋利的多,这人跟兽的灵魂会进入到剑中,但若是剑断,人或兽就会魂飞魄散。

通常祭剑都是用兽来替代,只有那种邪门歪派才会用活人来祭剑。

乞丐少年自然懂,他是个乞丐,讨多了,听得也多了。

乞丐少年脸上泛起惧怕之意,死不可怕,可怕的是魂魄消散于天地间。

如果可以再选择的话,他宁愿不来无双宗。

乞丐少年咬着牙,他的眼睛左右张望,他将注意力放在面前少年的剑上,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尽!

乞丐少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带剑少年冲去,他抢过了剑。

“好小子,竟然敢反抗!”被夺了剑的少年反应过来,正要拿脚去踹他,但是注意到乞丐少年的动作时,他竟然大笑起来:“看啊,这小子拿着剑鞘,是要……要自尽啊!啊哈哈……”

周围的人见到,皆捧腹大笑。

乞丐少年拔不出剑,他力气已经快用完了,他只能用剑鞘捅着自己,只有自己死,才是唯一的办法。

可如今,他却想死也死不了。

最后一丝力气散尽,乞丐少年软绵绵躺在地上。

他的眼神呆滞,直盯着某个方向,嘴角的鲜血流淌而出,一副十分凄厉的画面。

他想起了自己的爷爷,一个很慈爱的人,也是跟他相依为命的老乞丐,他们穷,他们饿,但也安好。

然而那一天,眼看就能吃到肥美的鸡腿了。

一个无双宗的弟子突然出现,他嫌乞丐肮脏,便当着乞丐少年的面,鞭杀了乞丐少年唯一的亲人。

乞丐少年将此仇暗暗记在心里,早晚有一天,他会亲手报仇,而他进入无双宗,就是他复仇的第一步,然而这第一步还没踏出去,他就要死在这里了。

“凌阳,我的孙儿,不要死,活下去,你还有事情要去做,你的家族,丹阳阁,凌家……”老乞丐临死前的话,在凌阳的身旁不断响起,是的,他不能死,但是现在的他不得不死!

凌阳像个死人一样,被带剑少年提了起来,血从凌阳身上不断滴落。

“走,带去祭剑!”

少年们哈哈大笑,大步走出了茅草屋。

路上的弟子来来往往,熙熙攘攘。

“关趔手上提着的,不是那个乞丐吗?他犯什么错了?”

“管他犯什么错,这么臭,又这么恶心,我早就看不惯他了。”

“死了也好,空气也清心了,我的实力又能提升了!”

凌阳耳朵里,不断回荡着这些弟子们议论的话语,却不见有一人站出来帮他。

无双剑冢,是无双宗弟子们,凭奇遇获得奇兵的地方,无双剑冢的奇兵大多为普通的铁剑,但其中,也有凡品的剑以及凡品以上的剑,凡品的剑,在各大派之间,也是不轻易出手的东西,毕竟凡品的剑,需要的材料资源太多。

况且,一个厉害的铸剑师,那得开天价才能请的到。

能拿到一把凡品的剑,不管是什么层级,已经是赚回老本了。

更有一传闻,数年前,一个强大的弟子,在剑冢中获得了一把接近地品的残剑,这把剑的出世,让那名弟子的实力,在某段时间内,得到疯快的增长。

所以,无双宗的弟子们,将剑冢当做奇遇之地。

剑开封,需要祭剑!

一群弟子中,或牵着兽,或捧着兽血瓶,但唯有一人,他显得特别耀眼,那就是被带剑少年提着的凌阳。

当知道凌阳是被当做祭剑的材料时,几乎所有弟子们皆拍手叫好。

“一只臭苍蝇罢了,拿你祭剑也算是看得起你了!”关趔嗤笑道。

乞丐,每年都会死上一群,凌阳不是今年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在所有弟子看来,凌阳跟那些生老病死的一样,早晚得死,不如现在早点超生。

何况,祭剑后,灵魂进入剑中,如果那个弟子强大的话,凌阳的灵魂也会强大,这可是好事啊,这叫翻身乞丐做剑灵!

别人这么想,凌阳却不这么想,他恨不得自己长有翅膀,可以远远逃开。

教书先生不是说过,意就是人的翅膀吗?若是自己修炼的话,不就能飞了吗?

一切都晚了,凌阳即将成为祭剑用的祭品。

要是恨能杀人的话,凌阳绝对不会放过那些想让他死的人。

剑冢,是座山谷,山谷肆虐着狂风,但是这风不是普通的风,而是罡风,风吹在尖利的剑上,所形成的风,这种罡风比普通的风更具杀伤力。

普通的弟子进入罡风中,就算不死,自身的修为也会被罡风刮的一干二净。

所以,不是强大的弟子,不被允许进入罡风中取剑。

山峰上刻了四个巍峨大字:“荒古剑冢。”

这四个字每一笔皆如刀锋般凌厉,且立在这里不知道多少年了,每每看到它的人,都会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惧怕。

这种惧怕,是来自本能的惧怕。

凌阳脑袋翻旋,一瓜溜被人踹了下去,下方是密密麻麻的铁剑,这些铁剑被人零散丢在这里,仿佛就是剑的埋葬地。

铁剑,哪怕生锈了,它一样有刃,一样能杀人。

死期将至,凌阳闭上了眼睛,他恨,如果有来生,他还会报仇,可是,没有来生了,他就算不魂飞魄散,自己的命运依然会掌握在别人的手上。

他不相信,他得得确确没有惹过任何一个人,可是为什么?

凌阳撞在了插在石壁上的剑身,他整个身体是软的,上面的人看来,凌阳像是被剑捅死的。

“哈哈,乞丐死了,这下对钟清姑娘有交代了。”

钟清,这个熟悉的名字,凌阳记得,她是宗主的女儿,自己跟她见过面,就仅仅一面。

“钟清,我凌阳到底跟你有什么仇?”凌阳不断告诉自己,如果活下来,他会当面质问她。

“这小子没死,关趔,你丢得太不准了吧!哈哈,看我的!”说话之人瞧准了某处。

凌阳再次被提了起来,像飞镖一样,被砸向一堆生锈的铁剑中。

凌阳心里始终默念着一个名字。

“钟清!”

这一切发生,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凌阳恨她!死都不能放过她!

咔咔咔,凌阳压倒了剑峰,剑刃抵在他的胸口,没有插进去,剑就在他的眼睛之下,只差一点,他的眼睛就要被戳出的洞来。

他没死?凌阳知道自己没死时,不禁松了一口气。

“王峰,我关趔服你!扔那儿,肯定活不成了,赶紧取剑吧,哈哈,一个乞丐剑灵!”关趔大笑着,周围的笑声渐起渐长。

“谁要谁是王八蛋!”王峰头一扭,脚一抬,踩在了凌阳的脑袋上,将他死死蹬了下去。

王峰袖子一甩,大步进入山谷中。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