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枉生

正文   第5章 一梦彼岸花

书名:枉生   作者:月璃  本章字数:3542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23日 01:29

冥界的传说中,若是能采一株曼珠沙华,便能在某个时刻看到自己的前生。不管传说是否可信,曼珠沙华在冥界却是享有一种特殊的地位的。

就苍冥大地而言,修炼分为四大境界:骨境、王冠、生境和天境。

骨境多称为五骨境,分为灰烬、苍白、黑铁、白银、黄金五个阶段。每个阶段皆因其炼骨颜色而命名,简明易辨。每个承接的阶段实力皆是百倍悬殊,可谓是一步一天地。

传说在上古时期,骨境是有六个阶段的,位于黄金之上,还有一个阶段才是骨境极境,谓之玉骨境。正所谓道身修得冰肌玉骨一说,不论生界还是冥界,在根骨上的修炼是一致的。只不过生界讲究以灵气淬养,而冥界则残酷些,主要靠杀戮和掠夺来提升自身能力。处境不同,世界的生存规则同,却也说不出谁是谁非。

至于为何现在在修练体系的骨境之中少了玉骨境这一阶段,在漫长的岁月中,真教人研究出了个究竟。上古时天下骨族皆由一颗骸骨树笼生,也就是苍冥山上的那颗骸骨树祖。树祖有灵,笼生真骨,天自成纹,极境争皇。也就是说骸骨树祖拥有灵魂,笼生出的骨族才是真正的骨族,他们天生自带神纹,能够修炼到极境争夺骨皇之位。

但这个说法是不是真的,现在的骨族到底是不是真正的骨族,没人去说的明白,也没谁想去探究个明白。毕竟上古以后,再也没骨族登上过苍冥山。现在所有的骨族,都是由没灵魂的骸骨树笼生的,也没个比较去。

骨境之上是王冠。万千死灵,骸骨成王,王冠九珠。王冠境是比较特殊的大境界,每个黄金骷髅圆满之际头上都会生出一圈冠座,随后第一个冠珠的凝结至关重要,一般天赋和根骨属性会决定第一颗冠珠凝结成什么颜色,而第一颗冠珠则决定以后修炼的方式。

王冠九珠,九为极致,传说中极尽升龙,九珠化龙冠成骨皇。但骨皇已然是传说,传说中的九珠化龙冠亦是在上古之后再没有骨族修炼成功过。

虽说上古之前是传说,传说中的修炼境界有些已经不在成为一种考究,不修极尽依然可成尊。所以,极尽一说也在岁月中,骨族的意识中慢慢的变得不那么刻意了。

王冠九珠始聚气,聚气凝生,极死而生,是为生境。生境这个大境界又分六个小境界:衍肌,生脉,溢髓,活血,虚魂,盈神。

所谓生境,即极死求生之境,死灵修炼,一是为了强大己身,二来未尝不是让自己再活一场人生。其中生境虚魂,正是由阴转阳最关键的一步,阴极生灵火,是为魂火。阴生阳,正是魂火向灵魂方向的转变,也是最后一次看尽前生,随后记忆化成灰,前生的因果斩断,方能新生。而照看前生,若是能有一株曼珠沙华绽放于虚魂之前,方有彼岸摇影,引得旧魂燃尽,新魂生脱,总得来说要方便安全些许。故而曼珠沙华对于骨族来说极为重要的。

但曼珠沙华的生长与其他冥界植物不同。它没有固定的生长条件,冥界的每一寸土地都有可能生长出曼珠沙华,也有可能寻遍千山万水找不到一株曼珠沙华,能否得到它,权且看得缘分二字。故而在漫长岁月中积累下来的生境,有多半就卡在了虚魂一途不得寸进,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咚!咚!咚…

沉重的战鼓声响起,一声声苍凉悠远的号角声响彻天际,白柯缓缓的睁开眼,竟然发现自己骑在一匹高大的赤血龙驹上,一身狰狞暗红色铠甲,手中一杆九尺长的血色长戈。眼前一里外黑压压一片持刀黑甲骑军摆出圆弧防御阵势,身后一群安静的血甲骑兵。

“戈野候!你非要赶尽杀绝吗?”一声嘶哑颤栗的咆哮从黑甲骑军中飘荡了出来。

白柯想要说话,却发现无法说出口,这时这具身体举起右手,手中握着血色长戈,向前一挥,一骑率先像对面骑兵冲去,身后的骑兵紧随其后,如同一股血色的洪流向那对面的黑骑冲刷过去。

“血屠夫你不得好死!”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声从黑骑军阵中传了出来,随即黑色骑军不再坐以待毙,也发起了冲锋。

对于骑兵来说,一里之地不过一箭之地。一红一黑两股洪流迅速撞在了一起,没有任何惨叫声发出,甚至连战马的嘶吼都很少,只有那兵器交接和刺入肉体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沉闷而且冰冷。如果从战场上方看的话,两方骑兵就像两只巨蟒纠缠撕咬在一起,而且红色的巨蟒正在快速的吞没着黑色巨蟒。

白柯就这样看着“自己”一骑当前蛮横的撕裂黑骑阵容,高大的赤血龙驹将前面冲过来的骑兵撞成肉泥,偶有不开眼的长刀砍过来,便被手中的长戈信手挡下,随后一戈连人带马捅个窟窿。至于刚才喊话的那个敌军将领,在两军刚接触的时候就被挑死在马下了。

待赤血龙驹冲到黑骑的军阵最后时,黑骑军已经被冲杀的差不多了,整个战场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死尸,有黑甲,有血甲,其中大部分都是黑甲,只有极少部分才是血甲。分出少部分骑兵在战场上查找补刀没死透的敌人,其他的血甲骑军慢慢汇流,整齐的排在骑在赤血龙驹那个身影之后,静默无声。

速度减缓的赤血龙驹被一个人挡住了路,一个穿着赤金龙袍的女人。血色的洪流蓦然静止在了荒野上。

“戈野候,你可真是厉害啊,寡人整整三十万黑甲精骑在两个时辰内就被你屠了干净,厉害!你可真够厉害啊!”赤金龙袍袭身的女人一脸狰狞。

白柯感到“自己”并没有去理会面前的那个女人,反而有些凝重的看着女人手中悬浮着的血色珠子。这也是白柯第一次从这具身体感受到凝重的感觉。

“呵呵呵,戈野候,你也注意到寡人手中的血咒珠了吧,这可是精心为你准备的礼物哦,一个花费寡人天都中三十万禁卫军和一百万臣民为你和你的血骑准备的礼物呢。”女人显得有些歇斯底里,有些疯狂。

赤血龙驹身上的身影却依旧没说一句话,只是挥手掷出了手中的血戈,血色如电划过,那赤金龙袍袭身的女人来不及躲开,便被钉在了地上。

“呵呵!迟了!戈野候,陪着我大宁朝一同死吧!我咒你的魂永远不能轮回,你的骨永远被冤魂缠绕不得解脱!你的血骑永远得不到往生!”赤金龙袍袭身的女人面目狰狞,疯狂的大笑着,如同一个厉鬼。她的身体虽然被长戈刺穿,却不见一滴血流出。她手中的血色珠子化做一道天幕,以不及掩耳之势笼罩住面前血骑军和那个赤血龙驹上的身影。

瞥了一眼已经断气枯萎的龙袍女人,戈野候调转马头,看着正在化成骷髅的血骑,慢慢的说出一句话:“待我征召!迟早有一天,等我回来,我带尔等踏破轮回,冲出地狱!战旗不倒!”

“血骑不灭!”身前的血骑大军慢慢的被光幕腐蚀掉血肉,同身下的战马化作了骷髅,大地裂开了口子,一股绿色的水流将这只队伍卷入了黑暗。

这时戈野候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了句:“他日征召出我的军队,给他们一个希望,这具骨身给你又何妨!”随后和身下赤血龙驹化成血色骸骨被大地吞噬。

白柯醒了过来,身边开了一朵血色的彼岸花,花朵散发着梦幻的光芒,正如传说中所说的,彼岸花开不见叶。花开叶落,叶落花开,生生世世永不相见。没去理会彼岸花,白柯以为它开在这儿只是一个巧合罢了 。起身看了看四周,白柯发现骸骨树已经扎根在小湖旁边,和那些骨树并排而立。夔牛战魔们零星散落在谷中盘膝修炼魂火中传承的粹灵之法 ,隐隐的将白柯护卫在其中。

“骸骨树都到这里了,看来我至少昏迷了两天啊。我为什么会突然昏迷了?会不会和那血色骨纹有关?”白柯暗自思量了半响,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而且这具骨身也没有感到什么不适。

既然想不明白索性不在去想,白柯看着身边的大大小小的骨珠,这是夔牛战魔在他昏迷的时候将骨鼠的骨华收集放置在他周围的。白柯也不客气,随机将地上的骨珠拿着一一吸收了个干净。随着吸收完骨珠,白柯发现自己身上若隐若现的灰色花纹稍微清晰了点。同时他还发觉到自身的实力隐隐有些提高 ,若是再吸收这么些骨珠,估计他就能突破到黄金低段!到时候实力又会是一次极大的增长!但这附近最弱的骨兽也是黄金级的,没那么好欺负,他只能靠修炼来提升到黄金级了。

这时白柯才想起自己魂火中还有一部法诀等他研究呢,随性就地盘膝而坐,心神沉入魂火中,寻到那部叫业火锻魂法的法诀,未等他研究,魂火深处便是一阵金光席卷而过,然后他便觉得一股无色无形的火在煅烧着他的灵魂。

啊啊啊啊!痛!无边的痛浸透了白柯的魂火,痛的他想颤抖,但他无法控制自己做出任何动作。

就当他觉得过了一万年般漫长,自己的魂火快被烧透了的时候,他身旁的彼岸花蓦然化作一道血色光华融入他的魂火,随即一股凉意袭来,就像荒漠中濒死的人得到了一股清泉,白柯终于挺了过来,他颅骨中的魂火比之前凝练了十倍,而且魂火由原来的深蓝色变成了血红色。在彼岸花的帮助下,他挺过来了,他又变强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