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枉生

正文   第1章 楔子

书名:枉生   作者:月璃  本章字数:4495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9日 17:55

白柯此时的内心是苦涩的。

  他是一个冒险者,常常探迹于奇山险境中。用别人的话来说他就是个疯子,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生死之间寻求刺激,而且奇境无数,又何必纠结于凡世俗景之中呢?

  白柯不是一个本分的人,本来这次到血夜戈壁冒险对他这个老手来说并不是一件多恐怖的事。毕竟他有多年的冒险经验,而且这次还弄到一张前辈描绘的地图。

  血夜戈壁有两大独有的奇境。一望无际的血色戈壁和戈壁中心十一座漆黑如夜色笼罩的夜山。

  传说中夜山之中有可以逆天改命的天材地宝,甚至十山环绕的夜皇山中有着古老的神圣传说。但传说之所以称为传说,就是有不确定的程度,而且见证着少之又少。

  快三十岁的白柯有着一腔燃烧的激情和勇气,他最喜欢的就是寻找传说中的事物,这能给他带来极大的刺激。

  血色戈壁中有大量的荒兽,它们通常守护着一种或者几种极品天材地宝。这个事实几乎所有的冒险者都知道,但却很少有人去谋夺血色戈壁的那些天材地宝。只因血色戈壁的荒兽暴虐成性,谁若是敢动它们守护的东西,必定不死不休。好东西谁都想要,但若是为之丧命就得不偿失了,毕竟唯有懂得取舍的冒险者才能活的更久些。

  这种道理白柯也是明白的,他也在来到血色戈壁后尽量绕着那些有荒兽的地方,也没有去挑衅哪只荒兽或者谋取它们守护的宝物。

  但是在他路过一处凹地的时候,发现几株盛开的碧水牡丹。碧水牡丹,具有滋阴驻颜之效,这可是神农经里清清楚楚记载的。别的可以不去抢,但这碧水牡丹却让白柯有着不得不动手的理由,一年后就是天下第一美人招道侣的时候了,听说谁拿出的礼物让她满意她就嫁给谁。

  若是拿了一株可以滋阴驻颜的碧水牡丹,天底下有哪个女人能拒绝青春永驻的诱惑,到时候还不是美人拥怀?白柯心中美滋滋的想着。

  想法很美好,但首先得把碧水牡丹弄到手才行。

  白柯看着碧水牡丹旁趴着的巨大的嗜血红牛一阵头大。这块头皮糙肉厚,打不动不说,而且脾气倔的很,只要惹上仇恨便是不死不休,不管是人还是荒兽,都不愿去招惹它。

  要是平时,白柯看见嗜血红牛是要多远躲多远,万一这牛心情不好冲过来挑你两下子呢?可现在碧水牡丹的诱惑可真心不小,搞得白柯看着远处的嗜血红牛直挫牙花子,寻思了半响,还是碧水牡丹的诱惑大过嗜血红牛的恐怖,再加上白柯有速度方面的天赋,他偷偷的向凹坑边上摸去。

  那嗜血红牛像是并没有感觉到白柯的接近一般,继续趴在那里呼呼大睡,时不时的尾巴还轻微的动一下。

  白柯见嗜血红牛并未发觉自己靠近,心里微微松了口气,蹑手蹑脚的走到碧水牡丹旁边,从腰间的空间包囊里取出一个玉盒,轻轻的将一株碧水牡丹采了放进盒子收了起来。正当他打算再采一株压压惊的时候,忽觉背后一股凉气飙升!

  “糟糕!”白柯心知不妙,就地向前一滚,跳将起来拔腿就跑。

  哗啦!只听得一声沉闷的响声,白柯刚才站的地面出现了一条狰狞的划痕。哞~只见嗜血红牛将一大块土块挑的飞起,红色的眼睛充满了愤怒,随即扬起蹄子朝着白柯逃跑的地方飞速追去。

  白柯此刻是头也不敢回,听到身后沉闷的蹄声和愤怒的牛号,他忍不住的内心有些发怵。要不是常年修习风系术法,凭着感知的敏锐在关键时刻躲开身后挑来的牛角,恐怕早是死无全尸了。绕是如此,长时间的高速奔跑,也让他气力有些吃不消了,而身后的嗜血红牛没有丝毫力竭的表现,再这样下去,恐怕也是难逃一死。

  正当白柯快要力竭的时候,突然听得身后蹄声缓了不少,顿时菊花一紧,速度一提,快速向前冲去。

  嗡~像是突然穿过一层屏幕般,白柯一下子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安静的只有他沉重的呼吸声以及飘荡的白雾。

  白柯被眼前的变化震惊的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突然出现在这么一个鬼地方?刚才跑的时候明明看着眼前很正常啊。”白柯转身朝身后看了看,发觉身后并没有嗜血红牛,顿时重重的呼了口气,“还好,终于摆脱这疯牛了。”

  “嗯?不对!”

  “嗜血红牛可是出了名的不死不休的,怎么可能没有追来。除非……除非这个地方嗜血红牛知道,而且连它也不敢贸然闯进来!”想到这里,白柯突然觉得一股凉气从脊骨直窜后脑,头皮直发麻!

  “不行!我的赶快离开这里!”白柯眉头紧凑,转身向后走去,他是奔跑的时候突然出现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的,身后的方向应该有来的通道才是。

  然而当白柯转身后,突然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这,这是什么鬼?”白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半天说不出话来。

  只见眼前的迷雾渐渐散去,迷雾中出现一排排整整齐齐跪着的金色骷髅。待迷雾散尽,一片金色的海洋顿时映现在白柯的眼中,它们全都无声无息的朝着一个方向跪拜着。显得无比的诡异。

  白柯此时大脑有些短路,这跟他想的有些不一样,眼前这宏大而又诡异的场面让他隐隐有些不安,但骨子里冒险的因子有使得他有种一探究竟的冲动,站在原地想了想,最后还是咬了咬牙,快步向金色骷髅海洋跪拜的地方走去。

  快步走了将近一个时辰,在白柯有心放弃的时候,白柯眼前终于出现了不一样的骷髅。

  这是一群黑色的骷髅,与金色骷髅不同的是他们身旁有一匹匹巨大的黑色骨马和他们一起向前朝拜着。“这是骑兵?难道这是一个冢?但不像啊,谁有这么大的资格让这么多人陪葬呢?”白柯心里有些琢磨不透,只得加快步伐朝前奔去。

  这次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白柯又发现了新的骷髅,这是一群跪在白骨战车上的金色骷髅,与刚开始见到的金色骷髅不同的的是这些骷髅头上有一个王冠,刚开始出现的都是头上有三个冠珠的骷髅,随着深入,开始出现三珠以上王冠的金色骷髅。

  继续向前,面前的骷髅越来越少,终于眼前出现的骷髅战车只有一百架的时候,白柯知道快到骷髅朝拜的地方了。而这一百架骷髅战车上的骷髅全是九珠王冠的金色骷髅,而且他们的战车也是六匹骨马并架的一种。

  “终于走到头了。”白柯吸了口气,越过这一百九珠王冠的金色骷髅,大步朝前走去。

  走了没几步,眼前突然出现一座阴森的约摸有二十丈白色骨殿。整个骨殿同体散发着莹白微光,狰狞的骨殿却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无比的矛盾。

  白柯此时也是无所畏惧了,反正都走到跟前了,不如进去看看,便上前推开骨殿的大门。走了进去。

  白骨大门看起来有九丈高,推开的时候并不费力,白柯只是轻轻一推,门便无声无息的打开了,并没有给这个安静的世界带来丝毫响动。待白柯走进白骨大殿后,骨门又无声无息的关闭。

  白柯并未发现身后的骨门已经被关闭,他此刻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有些说不出话来。

  眼前并没有想象中的金碧辉煌或者阴森恐怖,有的只是一片死寂的星空,一颗颗破碎的星辰漂浮其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响动。

  眼前四个巨大的点将台悬在空中,上面有四个如渊似狱的骷髅单膝跪朝前方,他们的骨身晶莹似玉,颜色却各不相同。红色的骷髅散发着炙热狂暴的气场,而蓝色的则有些冰冷阴暗。黄色的一股腐败的法则萦绕身旁,而最后一个黑色的骷髅白柯却是感受不到丝毫气息。

  四大骷髅的前方,漂浮着一个九丈高的白骨王座。远远看着,王座上貌似空无一物,只有一条长长的骸骨阶梯从王座下蔓延到白柯脚前。

  “既然王座上看不到什么,那这个奇怪的骷髅到底在朝拜着什么呢?既然眼前有路,那就去看着究竟罢了,反正已经走到这里了。”白柯心里想着,便踩着骷髅阶梯朝王座走去。

  骷髅阶梯并不长,白柯走了没多久便到了王座前,他整个人在九丈高王座前显得无比渺小。

  “这个王座要是小些就好了,我这样连王座都做不上去,真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个结局!”白柯有些蛋疼的想着。

  或许是听到了白柯的心声,眼前的白骨王座竟然真的慢慢缩小到正常大小。

  “这!这也太浮夸了吧!还真变小了。”白柯看着眼前的王座有些无语。

  变小了也好,白柯上前朝王座上看去,只见王座上放着一个灰色的石球,显得有些不起眼。

  “这灰色的东西难道是宝物?怎么这么不起眼?”白柯嘟囔着伸手向石球抓去,谁知抓了半天石球却纹丝不动。

  “这难道还长上面了?”白柯有些郁闷,忽觉手心有些疼,向前看去竟是石球上生出一根细小的灰刺,划破了他的手掌,鲜血缓缓的随着伤口滴在石球上,慢慢的渗了进去,显得无比的诡异。白柯心里觉得有些不对劲,赶紧把手收了回来。

  咔嚓…

  一声微弱的声音响起,这是白柯来到这个地方第一次听到不是他发出的声音。

  是那颗石球裂开了。

  石球缓缓的裂了开来,从中颤颤悠悠的伸出一根灰色的茎芽,随即茎芽上抽出两片尖叶,这时石球碎片慢慢化成了粉末,三朵灰色的并在一起如骷髅头般的花骨朵慢慢招展开来,微微摇曳。

  “这!两叶三花,死骨石肤,明灭蒙尘。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明灭花?”白柯看着眼前的花一脸的震惊。

  白柯此时还有些不太确定,小心翼翼地从空间包囊里取出一本看上去封皮有些破烂的羊皮书,只见微黑的书皮上有三个古朴苍劲的大字:百灵鉴。

  白柯一手将书捧好,一手慢慢翻来书来寻找,只见这百灵鉴外皮虽然破烂,里面却是用的上好的雪羊皮,上面的字迹更是这赤金丝绣成,显得无比的贵重。

  着手翻了几页,白柯脸色一喜,“找到了!果然是明灭花!和百灵鉴上绣的图一模一样。哈哈!这下发达了!这可是传说中的的明灭花啊。我一定得采摘了拿回去慢慢研究它的好处。”

  白柯收起手中的百灵鉴,取出一把玉铲,满脸欣喜的朝白骨王座上的明灭花挖去。

  可还未等他的玉铲接触到白骨王座,那明灭花微微晃了晃朝化作一道灰光进入了他的眉心。

  白柯一脸惊异的摸了摸眉心,却并未发现异样。“不对啊,这不符合套路啊?百灵鉴上并没有说还有这情况啊。难道这花还能认主不成?”

  正当白柯摸着眉心胡思乱想的时候,忽觉头中一阵剧痛。“啊……”他刚来的及发出一声惨叫便戛然而止。

  只见他整个皮肤下的血肉都在不断翻滚,而他的眼睛翻白,面孔痛苦的扭曲成一团,嘴巴长的大大的,却是再没发出一丝声音。

  就这样过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白柯浑身的血肉突然停止了翻滚,紧接着一瞬间像是被什么抽离般,连他身上的东西一通化作乌黑色的血水渗入了他的白骨中,王座前突兀的显现出一个骨骼上蔓延着黑色花纹的灰白骷髅,显得无比的渗人。

  嗡~

  一股神秘的波动响起,这个新生的骷髅突然上前坐在了王座上,只见它的头骨中燃烧着一团血红色的火焰。

  骷髅用他惨白的骨指敲了敲王座,看着眼前跪拜着的四大骷髅。“随我回归故乡吧。”一股苍凉的波动从骷髅的头骨中散发开来,一直响彻到骷髅军团的边缘。

  沙沙……突然间这片原本寂静的地方响起了轻微的响声,只见外面的骷髅军团就像突然风化了般的化成了一股股骨沙,一点点的融入了白色的骨殿。

  随着所有的骨沙融入骨殿后,整个骨殿变成了金色,并且还在不断的缩小中。最终金色的骨殿缩到十丈大小的时候,大殿内王座上的骷髅看着眼前的四大骷髅,“让我们把圣物送回故乡吧!”一股波动散发开来,四大骷髅也化作骨沙融入到王座中,接着王座和白色骷髅一同化了开来,明灭花重新出现在空中,被骨沙包裹成一个骨球。

  而此时,外面的金色骨殿已经缩小到只有一尺大小。刺啦!骨殿一阵晃动,眼前的空间突然被撕裂一道口子,只见金光一闪,已经没了骨殿的身影。

  轰隆隆!无尽的血夜戈壁上突然响起了巨大的响声,血夜戈壁深处的十一座夜山突然崩塌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