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大邪僧

正文   第6章 京城!

书名:大邪僧   作者:UNEKO  本章字数:2265  更新时间:2017年02月21日 17:35

漂流一些时日,海蝉儿终于来到了京城——长安城,自此,海蝉儿便踏上了一条西游之路,且或许还可唤作求取真相之路。

京城之盛况描述不过三言两语不尽:香烟馥郁,箫鼓喧阗,灯火盈门,笙歌迭奏,正是唐朝。才子名士,王孙贵胄,布衣平民,巾帼红袖都是这盛世一景,人潮一流。云因白首醉卧而可揖清芬,剑因佳人矫舞而可动四方,酒因八仙畅饮而可睨天子。骑白鹿以访石山,辞彩云而泛轻舟,登黄鹤而吹玉笛。每一幕,每一景,都是幽然逸气,都是盛世太平。闲淡,繁奢,依旧唐朝。

后世亦有云:放不下的沧海月明珠有泪,放不下的蓝田日暖玉生烟,在蓝田南山,我悄问此情可待成追忆,是否似薛涛纸一般有着红色的回忆。是否真的只是当时已惘然。敦煌,终点站。愿来世我心澄明,它憧憬着未来,向往着苍穹,它列四郡,掘两关。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月牙泉,鸣沙山晶莹的泪珠,波心荡,冷月无声。十年一觉唐朝梦,恍惚间,周围依旧梦远去。

长安城之繁华,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各地小摊楼阁应有尽有,实乃太平盛世,遥远一望一闻,京城之气势磅礴,,市井喧嚣吵闹,好一番热闹之景。

海蝉儿甚是惊奇,也觉新鲜。

之前北邙山中客让海蝉儿重走唐僧路,重经西游记,第一个指示之地便是这长安城京城,然海蝉儿当时并不知北邙山中客叫自己来此有何目的。

于是接此一问,北邙山中客旋即告诉海蝉儿,之所以以此地为起始点,正因唐三藏就从此地就已算作正式开始了西游之路。

然在海蝉儿的再三追问之下,北邙山中客终末徐徐道来,再道出一些提示:本唐三藏之父唤作陈光蕊,而其母唤作殷温娇,此乃常态。

不过,事实却并非如此。

“真吊人胃口,非得让我亲自来寻找。”

海蝉儿想想有些气急,那北邙山中客明明知道真相,却不告诉海蝉儿,反而让海蝉儿自己去寻找,这等做法,让海蝉儿很是恼怒,然海蝉儿却也无奈,因北邙山中客不说,海蝉儿却也不得逼迫。

“既是如此,便让我来找找当年的真相。”

海蝉儿望着极大的城门上面镌刻着两个大字——长安,怔怔有些出神,这便是东土大唐啊,正谓的唐僧唐三藏的起始点啊。

随即,海蝉儿手持金箍棒一步顿着地面一步,活像一个苦行僧直奔京城而去,此时海蝉儿风餐露宿,衣不蔽体,亦身无分文,却唯有那一双眼睛亮的叫人害怕。

进去京城,海蝉儿才真个吃惊,长安城内太过于繁华了,这让未经世面的海蝉儿有过那么两秒钟直接愣住了,一时竟全数找不到言语来描述。

不论世人再如何的描绘京城十之一二,然剩余的十之八九唯有亲眼所见方可体会其中之瑰丽与华美。

“此举盛况只得天上时常有,人间唯有一处仅此尔,来此一遭真不虚此行啊,那说书先生真乃可指引得我一个好去处啊。”

海蝉儿胡思乱想了一番。

遂海蝉儿在这京城当中游历了一小半日子,权当松松筋骨,毕竟还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海蝉儿还是带有刁蛮任性,依旧有着小孩子的天真烂漫。

时至黄昏傍晚,海蝉儿上前来到一卖鱼老头摊位之前,这卖鱼老头几近古稀,眼神浑浊不堪,穿着一身破旧缕衣,头发没个几根,身上还隐隐传来一股令人作呕的海鲜之味,然唯有一杀鱼之法令人发指、啧啧称奇、拍案称奇。

“喂,卖鱼老爷子,你怎得杀鱼这么迥乎?”

海蝉儿一双眼睛全数落在了卖鱼老头的一双手之上,海蝉儿着实好奇得很:却见卖鱼老头首先将鱼全身上下清洗干净,其次,将洗干净的鱼放在案板上,左手抓住鱼身按住,右手用刀背在鱼头顶上猛击几下,使鱼昏迷减少挣扎。再次,将打晕的鱼放在水槽里刮掉鱼鳞,再用清水冲一下,然后,将处理得差不多的鱼继续按住,左手扣起鱼鳃盖,并将其挖掉鱼鳃,再用水冲洗掉。

再然后,左手继续按住鱼在案板上,使用右手利用小刀或者剪刀刨开其鱼肚,从泄殖孔下刀,一直刨到鳃盖下方,全然是一条直线下去,切到整个鱼可以掰开就戛然而止了。

接着,用右手挖出鱼的内脏,在靠近鱼头位置的隔膜上方的鱼心和食管一并挖出。

这样一整条的鱼就都是肉了。

最后,将杀好的鱼用清水彻底的冲洗干净后,拿出一个干净的盘子,把鱼放入了盘中了,这杀鱼的过程就结束了。

“无他,但手熟尔。”

卖鱼老头放下一条鱼,拿起案板上的丝巾擦拭了一下手说道,“小孩儿,你想要来一条吗?”

“不了不了。”

海蝉儿摇了摇头,“我只个有些好奇而已,见你这么熟练,颇为奇怪,才有此一问。”

海蝉儿遂准备离去,然转身一瞬间突的顿住,因海蝉儿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于是再次转过身面对卖鱼老头问道,“老爷子,临走之前我想问问你几个过去问题,不知可否答我之惑。”

“哈哈哈哈,你且有问题就问,老头我今儿个心情挺不错,虽生意不有多少,然转念一想,这样倒付我几多时间,因此就陪到你念叨念叨。”

卖鱼老头爽朗一笑说道,“毕竟人老了,其实老头还是很想多和人说说话,不然一人可寂寞的很啊。”

“还不知老爷子姓甚名何?”

“老头我姓李名彪。”

“李老爷子,我见你年岁已高,想必晓得过去之历史,所以我才想与你细细询问一番:你可否知晓过去陈光蕊和殷温娇这一对喜结良缘之夫?”

然李彪一闻陈光蕊和殷温娇之名,当即神色剧变,恐惧之色一闪而过,且浑身偶有颤抖,直至良久才终归略稍稍平稳下来问道,“小孩儿,你问这作甚?”

“不作甚,只是上半日听见一说书先生在说些西游之故事,我恰逢经过,偶得知了陈光蕊和殷温娇之名,遂感惊讶,才想问问。”

“老头我不知晓,你且去问其他人吧。”

李彪摇了摇头,低下头去摆弄自己的鱼去了,“老头我有些疲乏了,想先些回家歇息了。”

“既是如此,打扰了。”

海蝉儿双手合十说道。

然海蝉儿转身离去。

李彪的反应让海蝉儿铭记在心,不消多说,李彪必定知晓一些内幕,然却因为某些缘故让他不说。

这个内幕,多是让之害怕恐惧之内幕。

“这……到底……有何内幕?”

海蝉儿愈发感到困顿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