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医毒双绝:王爷求放过

正文   第4章 地牢异景

书名:医毒双绝:王爷求放过   作者:夭木子  本章字数:3387  更新时间:2021年06月08日 23:38

  地牢,卫生状况相当堪忧,各种蛇虫鼠蚁聚集的地方,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到了,二小姐请吧。”

     

    叶清依鼻腔冷哼了一声,小声恨恨地骂着,“齐景宣,你人面兽心,活该享受不到做男人的乐趣……”

  

  这话悉数落入带路的随从耳中,这侍卫嘴角抽搐,但还是遵照吩咐盯着林清依老老实实走进一个牢房才离开。

  

  两个牢头刚上了锁,便闻到一股奇妙的异乡,香气扑鼻沁人心脾。

  

  “啧啧啧,这叶二小姐也没有传闻中那么丑嘛,竟是国色天香,连体香都这么……勾人,哈哈哈。”

  

  叶清依听到这话勾了勾唇,阖上眼睛闭目养神保存体力,她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这个杀千刀的齐景宣,待会儿有你受的!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突然——

  

  “啊啊啊,这是什么!”

  

  “蛇…蛇,还有……死老鼠!”

  

  整个地牢瞬间炸了!!!

  

  “哪里来这么大的死蜘蛛?!大哥,你脚下面有一条蜈蚣,还在动!”

  

  “救命救命啊……”

  

  “快!快去禀报王爷。”

  

  各个牢房的草毡子下面都是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是有一大群东西在疯狂出动,不计其数,让人不寒而栗。

  

  看守的侍卫们拿起火把,竟然发现从这地面四周墙角蔓延爬出来数不清的老鼠,蛇,蜈蚣,蜘蛛……竟然还有蝙蝠,让人头皮发麻!

  

  这些密密麻麻的东西爬出来后,在敞亮的地方扭动翻滚着身体。

  

  没过多久,竟全部成了一只只一条条的尸体!

  

  各个牢房里的犯人看到这些环绕在周围的死物,一个个恶心害怕的哀嚎不止。

  

  唯有一间牢房安安静静,没有任何死物,清香缭绕。

  

  叶清依百无聊赖地托着腮,她之前也是从古方上看到的,玉海棠的花粉混合着人的血红蛋白,能够刺激生物的嗅觉,尤其是这些发霉,阴暗潮湿地方的蛇虫鼠蚁。

  

  这些只在夜间活动的生物被花粉的味道刺激以后,不得不爬到敞亮空旷的地方汲取氧气,最后皆会缺氧致死。

  

  她不过用了指尖的一滴血,只不过着玉海棠实在珍稀,没想到果然威力无穷!正好给牢房清清干净。

  

  “大哥,不,不好了,王府中的几乎每一条小径上都爬满了从旁边花圃里爬出来的东西,还,还有死的蝎子!”

  

  回来禀报的侍卫一脸惶恐,汗水岑岑,看样子,外面的情况比里面好不了多少。

  

  一个接一个侍卫擎着火把回来禀报,外面实在惨不忍睹。

  

  “叶清依!”

  

  忽然一声冷若寒冰的声音掷过来,地牢里的所有骚乱戛然而止——

  

  唯有蛇虫翻滚爬行的悉悉索索声。

  

  “王爷,终于等到你了。”

  

  叶清依一脸天真无害的明媚笑容,朝齐景宣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对方则是一脸阴沉的盯着她,“没想到,本王竟然是低估你了。”

  

  她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抬头望他,勾了勾唇,“不妨事,现在高估还来得及。”

  

  “放肆,休得目中无人!”

  

  叶清依无奈地揉了揉眉心,翻了个白眼儿,“我说侍卫大哥,到底是我目中无人,还是你家王爷目中无人?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呦,王爷脖子上居然起小红点儿了?不会是对这些脏东西过敏吧。”

  

  叶清依和齐景宣二人被侍卫们的火把团团围住,他脖颈上的红点点悉数落入她眼中。

  

  “速帮本王治疗。”

  

  齐景宣纵使被这水痘痒的抓心挠肺,面上仍是不动声色。冷戾的眼眸逼近她,居高临下地迫使她对上自己的视线。

  

  叶清依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咕咕”叫了起来,她面色尴尬,“你先给我准备点吃的。”

  

  周围的侍卫们脊背直冒凉气,王爷的脸色已经这般令人生畏,叶二小姐居然还敢谈条件?便强忍着心中的瘆意,脚下似有若无碰着或者踩着蛇虫的软体,自觉地让出一条通道。

  

  “啊!”

  

  叶清依见四周这副景象,真真是“蛇鼠一窝”,也是头皮发麻,没想到用的花粉过多了,竟吓到自己了。

  

  尤其是看到脚边的痛苦蠕动的软体,“倏”地跳进身边这个不断冒凉气的男人怀里。

  

  地牢里的人瞬间石化!

  

  匪夷所思啊,没想到从不近女色的王爷今日已经第三次被调戏!!!

  

  只见那女人的双臂牢牢锁住王爷的脖颈,双腿竟锁住王爷的……臀。

  

  整个一熊抱赖在王爷身上。

  

  “王爷,呃,劳烦您抱我出去,这里……实在太瘆人了!”叶清依真的被吓到了,双目紧闭,紧紧攀着他的颈不松手。

  

  “你也知道!”齐景宣从牙缝里挤出这一句。

  

  她知道他脸色绝不会好到哪里去,正闭目咬牙抗争着浑身的鸡皮疙瘩,忽然被揽着身子腾空,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轻功?

  

  不过片刻,便稳稳落在府院中间,空旷的场地已被下人们清理干净了一部分。

  

  齐景宣终于没了耐心,英气的眉拧成了一团,对着挂在自己身上的林清依厉声道,“还不松开!”

  

  她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儿,这男人颐指气使惯了吧,得治!

  

  “不松不松就不松。”

  

  林清依妆容凌乱,看上去略有些狼狈。

  

   她可是京城数一数二的美人,那张脸就算生气也是好看的。

  

  头顶上不带温度的声音传来,“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叶二小姐不懂么?还是二小姐一向如此热情地对待男人?”

  

  “王爷莫要自恋,这只是朋友之间的礼仪罢了。”

  

   林清依悻悻地松开了手,她为人活泛,豁达洒脱,不卑不亢地仰头对上齐景宣的视线,那眼神犹如带着钩子,能把与她对视的人的魂儿都给勾出来。

  

  与她对视片刻,齐景宣竟忽然哑然失笑,“叶二小姐果然洒脱。”

  

   叶清依愣了一下,没料到他居然说了句人话,忽然瞥见他脖颈的红点点越发多了起来,都快要蔓延到那张盛世美颜上了!

  

  绝不可以暴殄天物!

  

  再不救人,过敏也会出人命的,这男人也真能够忍的。

  

  说时迟那时快,叶清依赶忙撸了一把身边花圃中玉海棠的花瓣,放在掌心揉搓了几下,将这无色微香的汁液涂在还未回过神来的冰山美男脖颈上。

  

  齐景宣刚要一脸嫌弃的躲开,却听她一句“别动”,便乖乖地立着不动。

  

  他愈加觉得烦躁,这无色黏黏的汁液在脸部以下蔓延,对于颇爱干净的自己来说,简直是上了酷刑。

  

  “现在不痒了吧?”

  

  林清依抬头,刚好落入他那漆黑入墨的眸中,见他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嗯。”齐景宣几不可闻的应了一声。

  

  她的手尚未停下,还在胡乱地涂抹着,凉凉滑滑的触感竟让他觉得没那么难受。

  

  “王爷?”

  

  见他盯着自己,林清依试探地叫了一声,见他不回应,便又叫了一声。

  

  “嗯,好多了,”齐景宣难得尴尬地后退一步,回过神来,朝贴身侍卫吩咐道,“给叶二小姐备膳。”

  

  说完不等叶清依回答,便踩着轻功瞬间飞出几丈远,乘风离去自己的偏院。

  

  叶清依摸摸自己发烫的双颊,好险!差点就小鹿乱撞了。

  

  她被安排在离齐景宣不远处的一座小阁,果然是好吃好喝的安排。

  

  她一向秉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加倍犯之。

  

  然而次日。

  

  叶太医家的二小姐叶清依,大婚之日当众休弃公卿府的少公子陈忠嗣的事情被添油加醋传的是满城风雨。

  

  这可是贵妃娘娘叶玉莲亲自向太后请的婚,怎可儿戏!

  

  “姑娘,王爷请您去正厅。”过来传话的丫鬟倒是见过大场面,将正厅的贵客悉数告诉叶清依。

  

  “走吧,看来是来秋后算账了。”

  

  叶清依早有准备,昨日便向齐景宣写了一个长长的方子,全是她需要的药草。

  

  这王府这么多珍稀药材,不用白不用,留着制毒防身更是效果奇佳呢!

  

  抱紧齐景宣这个大腿是最正确的选择,自己还要给他治疗“不举”之病呢!

  

  到了正厅,果不其然。

  

  贵妃娘娘身边的大宫女亲自来到肃宁王府,神情不佳,倒是一脸兴师问罪的模样。

  

  叶清依心里犯嘀咕,肃宁王都在场,这大宫女还敢用如此挑衅的眼神,看来昔日原主被叶玉莲和她老娘虐待成性了。

  

  “二小姐,贵妃娘娘邀您去宫中一趟。”

  

  “如今我已是肃宁王府的人,要看王爷答应不答应了?”

  

  她将这个球抛给正首位那个打着折扇的,一脸看好戏的逍遥病娇王爷。

  

  “本王怎敢阻止贵妃与妹妹叙旧?”

  

  叶清依不屑地勾了勾唇,暗自腹诽,齐景宣,你这双面人格演戏很到位啊!

  

  “好,那就前方带路吧。”

  

  正好,若要找我算账,本姑娘刚好算一算昨日被迫上花轿的账!那死人结勒得我手腕现在还疼!

  

  “本王许久没去探望太后了,一并前往吧。”齐景宣闲闲地站起身,漫不经心地丢下这句话。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